周記一則

上週鄭醫師來針灸,說腰痛厲害,半身麻痺──以前打高爾夫球太入迷,後來又要帶娃,腰部嚴重勞損……替她針灸和走罐,緩解病情。剛巧當天下午時段病人密集,可幸小娃乖乖安靜坐一旁,專注畫畫,不用我操心。

筋骨勞損,就是風濕,很難根治,除非初發病時很認真很徹底去治理,而且之後也要做鞏固及定期保養治療,但一般人沒有這種耐心,只能帶痛生存。

有人問,拉筋可否治療,我認為不能。拉筋可以防治,但對於已經形成的疼痛,極其量可緩解、減慢惡化,但如果急於求成,拉筋動作不正確,再度受傷的機會很大,因為本身勞損的肌肉已經失去彈性、狀態平衡、或已形成結節,條索或已經脹大,本就不耐受正常牽拉,容易出現運動創傷……所以拉筋前熱身、注意身體反應、動作合理、循序漸進,很重要……

治療後的餘興節目,吃糖水和魚蛋。很想吃雪糕,鄭醫師說﹕「秋天來了,吃甚麼雪糕!我地一定吃熱的!」我只好打消念頭,忠言逆耳、近朱者赤,好的好的……

周三到長沙灣教再培訓陪月課程,有點緊張,因為連續上七個小時,時間有點長,加上首次教這課程,備課需時,難免有壓力。課堂將完結,行政部梁小姐告訴我,確認食療課程可於下周五開班,每周一節,連續十周。同一天,收到曲課班長復課的訊息,說本周四開課了。幾經爭扎,還是向老師請假一個月,因為要集中精神備課……希望備課順利,下月可歸隊……唉……為何重要的事情總是一起發生……

小安然的鞋子,閃光燦燦的,漂亮……

之前做的圖,三千鴉殺。

原圖色調較灰暗~調色後鮮明得多~

 

原圖實色~調整後加上少許特效, 有點夢幻效果~

 

原圖是這兩張~合併後成為大海報~

高胡課已停三個月了~有空拿出來拉空弦~養養胡

某天街景~窗外大霧一片迷濛~

 

週日公園

 

周六晚下一場大雨,可幸翌日放晴。

如常來到公園早操。

地上的落葉多起來了,發覺它們竟然組成了圖案,有趣吧。

喜歡在這棵樹下做運動。它葉片特別巨大,有兩至三個手掌大小。

停課兩個多月,拉胡、唱曲也沒有動力。多出的時間用來煲劇,看些劇本原著等,也激發了創作意欲――這兩周忽然愛上剪片,順便溫習一下PS,把看過的劇二次創作。

樂團群組久未有動靜,昨天向老師發了個獨奏視頻過來,大家踴躍發言,熱鬧了一陣子――大概復課的日子也不遠了,是時候練練胡了,這又才醒起,停課前請向老師幫我買了一把老紅木二胡,還未見過面,唐同學到向老師家中上課時拉過,說音色很不錯,拉下去應該很好,我是主人倒看也未看過碰過它……

上週拿起來診所的二胡拉一下,生疏了許多。前晚在家也隨意玩著,家裡沒有譜,幾個月前能脫稿的《良宵》也甩掉一半……果真是要「拳不離手,曲不離口」,疏懶不得。

小米說自己也幾個月沒碰過家裡的箏了,問我:「妳有無練胡?」

「沒有上課,沒有動力,沒有入,哪有出?不是跟妳一樣光景啊!」

****************************************************************

餃子早餐~近來愛吃

竹竹~猶存

老媽嚷著:「這傢伙怎辦?生得這樣快!」

我怎知道怎辦,放在在窗外,跟虎尾蘭一起,那虎尾蘭好端端,這勒杜鵑不兩天葉子就焦了幾片,嚇得老媽趕緊把它搬回浴室去。它長得夠兇,不一會又飆高了好些,不知道哪裡安置了。我說:「妳把它捧回來的,妳自己想想法子……」我愛莫能助……

 

PS修圖 (二)

做圖做上頭了……今天還是在溫習修圖。

圖例還是用劇集圖片。

圖例一

原圖﹕

修圖後幾個效果﹕色彩飽滿的,黑白的,色彩較為暗啞素淨的

飽滿色﹕用適合透明度的調色層蓋上原圖,蓋了幾層,所以色彩飽滿。我很少直接在原圖上調色,而是習慣用這種蓋圖法,感覺控色度較高,因為一層層蓋上去,而且可以調整每層的透明度。

黑白色﹕就是調色至黑白,很簡單。

 

暗啞素淨色﹕用適合透明度的彩圖蓋在黑白圖上,得出這種色效。

圖例二﹕

原圖有三張,如下﹕

修圖後,把三圖合併,正確來說,合併兩張圖及標題圖字。

先開一張白底新圖,注意圖長度能容納兩幅原圖。

調好兩幅作為主圖的原圖片,也是用覆蓋圖層的做法。

圖一女主的眼睛光點做了些加光,唇色也漆上粉紅,不過不留意的話,應不會察覺。(現在仔細看,可能眼睛高光做得不夠明顯,又或後期製作有其他因素把光點調暗了,反正現在看效果就是不夠光,當時沒注意到)

圖二,做了個橫向反轉,因為不想兩個都是面向同一方向,反方向視感會較好吧。

把兩幅圖搬去白色底圖上。

用蒙版扣住右圖,用畫筆油去邊界,使兩圖融合。

兩圖片中間加上油漆,用黑色。

圖字,用魔術棒點出字體(這較費神,我估計應可有其他省功夫的方法)……把勾出的字體搬到圖上。

把做好的圖層合併,複製,在複製本上再調色,蓋上原圖,直至色彩效果滿意。

其實修圖蠻花時間,但真的好好玩~

PS修圖

用PS修圖和造圖,大概是十多年前開始。因為那時幫一些朋友管理一個網站其中一版面,就是當「斑竹」的意思。因為該版是個「創作園地」,所以,除了發表一些文章外,還會修修圖,學PS是那時開始。

我的PS也是自學的,沒有上過任何正式課程,都是遇上困難時,上網找找步驟,自己試試,一路摸索而成。所以,雖然對PS很熟,但所謂「熟」只針對日常我認為「夠用」的功能,因為PS功能太龐大,我所認識的,只是九牛一毛。

那個斑竹當了大概兩年吧,然後因種種原因散檔了。無須再修圖或造圖,所以,PS丟低也有好長時間。平日我也不會把自己的照片修整,我懶哈哈,用PS只是用作創作性圖片,是送禮,非自用。

修圖軟件,常用的有兩款。一是PS,其二是photo impact。兩者功能有好些差別,反正我輪替用,有時把用PS修完的圖,放在photo impact再修整或加上特別效果。

近日因為學造混剪,忽然重新打開PS回憶一下怎樣修圖。

以往我用的是PS7中文版,後來換電腦了,安不回中文版,只能用英文版。久違了PS,加上英文版很生疏,打開時竟然有無從入手。以前常用的功能,如蒙版混圖,也用得不順了,在網上查找一下,才記得怎樣操作。

我平日多用調色功能修圖。就是先開啟原圖,然後複製,在複製本上修色,例如調教飽和度、光暗、對比色、拉curve等,把修好的複製本圖的圖層合併,然後覆蓋在原圖上,於是有了「兩層」圖,把上圖(即是以調好色彩的那層)調至適當的透明度,於是上層圖的色就會加在原圖上。以下兩圖是例,材料用了劇集圖。

 

圖例一﹕原圖(上圖)  修圖後(下圖)

左上角LOGO除脫方法﹕打開原圖,開鎖,複製原圖,在複製本左上角處剪出一長方塊簷蓬(深咖啡色),把該小長方塊搬到原圖LOGO處,覆蓋它,然後合併圖層,如果覆蓋出現接合不順或瑕疵,可用模糊功能或手刷功能修至色彩均勻自然。

修過的圖,比原圖的色彩飽和多了,偏向暖色系。

圖例二﹕原圖(上圖)  修圖後(下圖)

修圖後,圖片色彩較原圖明亮多了,偏向亮色系。

但左上角處理LOGO較為馬虎,不認真看,也會發覺有瑕疵吧。

當然,你可以把圖修暗、修到冷色、修到變怪色,或者加上「濾鏡」等特別效果──但我一般不喜歡用濾鏡把圖修成粉彩、鉛筆或粒子等,因為覺得頗為失真,也不是我修圖的目的。(我的目的以調色為主)

圖例一出來效果不及圖例二清晰,因為原視頻中圖例一是有動態的,人物正在抬頭,截圖就不太清晰。而圖例二人物鏡頭是靜態的,hold了好幾秒,所以,截圖出來較為清晰。這些都會影像最終效果。

****************************************

大樹是魔法師,能讓人從新得力。看到美麗的事物,讓人心情愉快。美的存在,真的很重要,美的發掘,更重要。又記起,某齣劇男主角的台詞﹕

女主﹕你不過喜歡我漂亮的外表而已。

男主﹕看著你世界都跟著漂亮起來!(大意這樣吧)

反駁得這樣有深度有光環,不愧為男主……

週日早操後,花墟。

港式早餐黨~

這間的檸檬茶,我認為是飲過的餐廳中最棒的。檸檬茶有檸檬茶味哈哈~

花花花~

心情好~來張自拍~

剪片練習

嘗試剪快片。

快片比慢片難搞。主要原因是﹕

1.找歌難。本身對普通話歌曲不熟悉,其實平日連廣東流行曲都少聽,是粵曲較常聽吧……《離人》是普通話對白,配廣東歌很怪,加上我一般保留對白原聲(一個原因是懶處理),所以用普通話歌做背景音樂會比較恰當。網上的快歌資源比較少,快歌當中,詞意能與畫面劇情配合的就更難找。找歌時我都用「中國風」當搜索字眼在YT搜。

2.快片要配合歌曲節奏,畫面密度高,所調動的畫面可能是慢片的兩至三倍。(剪到嘔血)

3.快片中,如有動作主題的(如第二條片就是以「武術動作」為主),音樂節奏要跟動作配合才能帶出情緒或氣氛,就是起手刀落那一下子要與音樂節奏同步呼吸──要逐格調到準確,特別費神。

而且,如何接合兩個影像,在邏輯上視覺上氣氛上給人合理感,過程很有趣,大概我還是比較喜歡創作性的玩意吧,所以覺得好好玩。

 

第一條片,主要集合了搞笑的片段。背景歌曲是《親親抱抱舉高高》,單單歌名很適合此劇──聞說這劇是男主拍戲以來,最多公主抱公主拱及吻戲,考驗體力、耐力,不在話下。

第二條片,動作為主。

我把兩段很喜歡片段,都截進了,大概保留了原片段八成的動作畫面。

一段是薛曜單獨舞劍的片段,剛柔並濟,緩急有度,體現力量、柔韌、靈巧、收放、氣勢,動作頗具美感。

另一段是薛曜與那溪的對打,衣服用紅綠對照色 (象徵敵對或矛盾),非常搶眼,從白日打到晚上才收鋒,背景本來有一節穿出桃花樹、落英紛紛的畫面,拍來非常唯美,但截入後要交代的動作較多,所以放棄了。原片把初月的勸架加插了幾次,這在原片中我也覺得不太必要,估計刪除後打鬥節奏應會更緊湊吧。

第二條片截了很多薛曜上馬/騎馬的場面,無他,感覺那拍得特別帥,無論動作、神態、聲音、角度,不截對不住薛曜、攝影和導演哈哈。

還有,第二條片原本音樂是三分鐘左右。但因為主題是武打場面,好些動作要連接交代,三分鐘實在不敷應用,我在歌曲完結後再次插入歌曲,時間就延長到五分鐘左右,可以截入我想要的片段。三分鐘處,歌尾歌頭接合還好,驟聽似乎也聽不到有異樣。

我感覺歌曲只有三分鐘的話,時間是太短,一般來說四分鐘夠用,最合適,五分鐘是略長,但因為截動作畫面為主,動作速度快,節奏緊湊,就算五分鐘也不會有太拖的感覺。

這《離人》剪得差不多了,看看日後有無新靈感,有的話會再剪。

現在想剪個《三千鴉殺》的,因為《鴉殺》畫面確實拍得很唯美 (雖然編劇真是讓人無語,有負眾望,估計第一個失望是作者十四郎吧,把大驪帝女設定成無能誤事的傻白甜)。主題構思中……再想想再想想……

剪片學習

近日追看《離人心上》,看到網上好多剪片很精彩,躍躍欲試,學起剪片來。

用PS修圖我是很熟的,這曾是我興趣所在。以前會替喜歡的劇會截圖及造圖,這是一種個人習慣,好像以前看到好看的書會寫讀後感、看到好看的電影會畫一下觀後畫一樣……但為作品剪片,倒是第一次。

在網上找了幾個免費下載的剪片軟件,發現Movavi最好用,功能多,操作方便、直觀,可以任意插片段,刪除一往桶子裡丟就可以。可是,只能試用七天,之後要繳費。用VSDC,那個複雜得可以,研究了半天,還是不懂用,放棄。NCH也是,操作太複雜。有好些免費軟件,如window movie、Ease US等,不是功能太簡陋,就是剪完後自帶水印……搜一下除水印的產品,不是M數有限制,就是時間有限制,例如只能開頭一分鐘除印,其餘時間印仍在――當然你可以交費提升使用權限,但對於我這種業餘人士,最基本考慮是免費軟件。

最後找到Open Shot。它最大優點是,非試用版,且不自帶水印,功能夠用,操作不算複雜――雖然有點麻煩,例如剪出的片段不能隨意安插,要整段移位挪開空間,才能加插,又例如,剪掉的片段不能隨意丟棄桶子,每次都要按右鍵刪除,搬片段時又容易觸動「過度」功能……凡此種種,但也沒法子,只有它是符合三大條件:功能夠用、免水印、沒有試用限期,所以,只好用它了。

剪片,是很有趣的。最簡單的操作是剪劇情。複雜一點,剪意境 (以畫面配合音樂帶出某種情緒或氣氛)。最高操作,是剪主題,圍繞一個主題去開展鋪排,因為這必須把相同主題的片段都找出來,然後鋪排起來,極需要耐性和心思。

任何藝術(涉及創作)的作品,選材都是很重要的。烹飪、寫作、插花、繪畫、甚至剪片,都是先要選材、要取捨。那是個非常有趣的過程,不同的選材取捨,造就不同的效果。我近兩周都在瘋狂剪片中,實習永遠是進步的階梯。下面是我剪的第五個作品,也是效果稍稍滿意的。是屬於剪意境吧,畫面配合了歌詞曲意,貼出來,記念一下學習過程。

附: [一抹傷]歌詞 – 主唱: 孫露
還克制遺忘墜入記憶長 別掙扎適可而止的流浪
在吞噬空心房 隱隱作痛的迴響 那純粹是良善 愛不撒謊
誰蠱惑痴念荒誕如笑話 本脆弱顛沛流離的變換
不兜轉已釋然是是非非的過往 放執念化逞強何必思量
這一抹傷曾炙熱如今倆相忘 怎會翻醒塗紅了眼眶
這一抹傷築成了內心的堅強 刺不穿那心底的冰涼 不過是凡塵中的迷茫
誰蠱惑痴念荒誕如笑話 本脆弱顛沛流離的變換
不兜轉已釋然是是非非的過往 放執念化逞強何必思量
這一抹傷曾炙熱如今倆相忘 怎會翻醒塗紅了眼眶
這一抹傷築成了內心的堅強 刺不穿那心底的冰涼
這一抹傷曾炙熱如今倆相忘 怎會翻醒塗紅了眼眶
這一抹傷築成了內心的堅強 刺不穿那心底的冰涼
不過是凡塵中的迷茫

《離人》前面二十集,主打蠻搞笑的,二十集後開虐,這條[一抹傷]是虐的,我打算再剪一條搞笑的──其實搞笑片比較難剪,因為要選適合的背景音樂較難,而且節奏較快,不能拖鏡頭,密度高,需要剪出的畫面片段會更多來攝位,應該會更花心思和時間,畫面安排需要更多的技巧……慢慢剪,剪好再PO出來……

荒誕抗疫

兩周前,「政府話」,疫情緊張,再次收緊限聚令,上了一個月左右的曲課、胡課都得暫停。

今天起,又全面禁止堂食,搞到天怒人怨。

疫情開展半年以來,我一周去餐廳吃早餐至少三天,上茶樓一次,從無間斷。如果食堂有問題,全港食堂工作者每天都暴露在所謂「高危」環境,這半年來,一早集體染疫了。今次禁止堂食,某些民間機構自發開放給有需要人士午膳,這不是把食堂搬到其他場所嗎?本來應該進食的地方不讓進食,轉移陣地,把不該進食的場所用作進食,這有助防疫?香港政府的防疫概念及措施反智至極,可見一斑……

政府天天報確診人數,傳媒日日追擊,卻很少報痊癒人數、治療情況及預後等,無異是在散播恐懼。三十幾度叫市民戶外戴口罩,公司要求員工全天候戴口罩,有沒有人質疑過健康人群(即是傳媒口中的「隱形患者」)戴口罩效用有幾大?醫學專家有沒有警告過長期戴口罩、吸入低氧量空氣對人體大腦有何影響,會造成甚麼後遺症?完全沒有!反智反理性反科學的舉措,卻大有支持者、配合者,民眾智慧再次讓人刮目相看……

追求零確診,本來就是虛幻。至於疫苗,莫說中國疫苗,就是美國的我也不會打。

聞說這種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這我暫不質疑),後遺症很嚴重──但有幾多患者痊癒後需要用氧氣機度過餘生?我只知道BJ病癒後仍然精神奕奕,仲令仔過以前!前兩天有連登仔話確診後只覺得有少少感冒症狀,其他一切如常……而香港至今,確診武漢肺炎而死亡的有20人,但卻犧牲我們呼吸新鮮空氣的自由、社交聚會的自由、吃飯的自由、作為一個正常人的自由、免於恐懼的確自由……不單犧牲自己的自由,還要剝奪/限制旁人的 (例如自以為義/是的「口罩共審黨」)……失去常識及理性判斷的反智的社會行為,想不到會在香港這國際大都會出現,認真諷刺……

公眾地方口罩令,連做運動人士都不能豁免,政府刻薄寡恩、違背常理,竟至於此!無理之事,能力範圍之內,我的態度是,能夠忽視便忽視──本周仍會到公園做運動,呼吸屬於我應享有的新鮮空氣……

*************************************

七月份,得到政府恩賜,疫情轉輕,剛好趕及跟謝老師慶祝生辰。往日老師生日,大家會約老師去唱局,今年疫情影響,唱局要停頓了,幸好仍能相聚一餐,沒錯過跟老師慶生的機會──生日年年有,但七十三歲的生日,就只有一次,在疫情之下師生聚首,更是珍貴……

前幾周,早操後經過橫街,見到街上堆著七、八個仆倒的開張花籃,我跟小米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地瘋狂檢花,來來回回二十分鐘有多,檢起了一大堆,捧回家中,夠插四瓶花,還有診所可插兩瓶,為此開心了一整天哈哈……

抗疫的日子,練曲疏懶,練胡疏懶,看書也疏懶,又沒有課,沒唱局,又不能飯聚,卻追起劇來。最近兩周竟然看了一齣陸劇《三千鴉殺》,連原著也順道看了一下(仍未看完),因為男主鄭業成的關係,順便也追看了他另一齣劇《顫鬥吧,阿部》──題材有點特別,敘述外星人(女主)因為意外回到唐朝,附身於某位死去的將軍千金身上,與千金的兄長(不同父母,真實身分是當朝太子)發生戀情,兩人聯手找尋謀害千金的真凶,並大破外星人侵占地球的陰謀──看上去非常荒誕異想天開的劇情,但拍來卻頗為流暢,不落俗套,輕鬆惹笑,情理之中卻每有驚喜的情節,二十五集,沒有快過,從頭到尾地看完,而且是一部可以翻看的劇。推薦。

*************************************

在餐廳嘆早餐的日子,原來如此美好……

家中洗碗盆下的水管老化,離管漏水。知道之前替我家裝修的陳師傅正在為樓下單位裝修(老媽推介的),就告訴他,遵照他指示,拍了水管內部給他看看。他說,樓下裝修仍未完成,可以順道來替我們處理水管。第二天,他果然買了新的隔器來,替我們安裝修理,而且不肯收費。要在此感謝他……

世界美食之一──o者o里(花奶是絕對不是配角)

胡班重組

四月份買的黑檀高胡,終於可以派上用場。

向老師打算整合各班同學的課程,把有共同需要或程度相當的同學重新組合,好讓大家學習更有效能。幾經籌謀,好不容易定下了課程架構。周一班上兩位胡藝較超卓的同學,退出周一班,改為周一到老師家中上課,以便能重點針對個人的演奏問題,作出改進。

原先的周一的二胡班,改為周二上課,因應班上同學的建議,加插半小時中國樂理內容。周三晚上開設高胡班,暫時人數計我在內,就只有四位參加,為免減輕各人租金 (學費) 負擔,我建議可到我診所上課,如果日後有人加入,才轉到較為寬敞的太子琴室。另外還有二胡演奏中班及高班,安排在周六上課。

所以,七月份起,我是周二、三晚上胡課,周四晚上曲課,頗為密集。不知道能否堅持到,先試一個課程,如覺得太辛苦,就先上高胡及曲課,畢竟二胡有四年的功底,自學也有些許把握。

六月份,恢復一個月一次的私家曲課 (久違了的一切,重新上軌,感覺真好)。

周五一大早,乘巴士到老師處,先在樓下餐廳吃個休閒早餐,才去上課。

這家餐廳早餐有我喜愛的意粉──大概煮意粉比較麻煩,好多餐廳早餐都把意粉剔除了,想吃意粉早餐,也不太容易……

窗外,陽光明媚,仿佛無視近日緊張的局勢……

我這次想學的《梅妃怨》,因為是獨唱曲,而且是非常舊的曲,老師告訴我,他的曲庫也沒有曲譜。我唯有到網上去複印曲譜……

以前的曲譜,梆黃部分都不標工尺的,所以網上找到的譜,只有小曲有工尺,即是有一半篇幅是沒有譜,只有字詞及板位。我唱時遇上沒譜的部分,也只能憑記憶──事前準備要足夠,一邊用手打板,一邊記住音樂,埋位時,就手打著板,一邊把記憶中的音字唱出來。唱完後,老師遞了張「貓紙」給我看,上面寫滿了梆黃的工尺。老師說﹕「我一邊聽一邊默記的譜,花了不少時間 (實在感謝啊!) 妳拿去參考。因為邊聽邊記,字很潦草,如果可以,妳看能否打出來,這樣如有機會埋局,樂師就有譜跟,不用估妳點唱……」

我回家去在網上找了一遍,找到一個工尺編輯軟件,但下載不了,幸得技術顧問葉先生相助,幾經曲折,終於下載了編輯器,編輯器不難掌握,但打出這三張工尺並沒那麼容易真的費神,要打工尺、對位打曲詞,又要在旁邊打「板」及各種提示,最麻煩是要對位打弧線,加上不熟習運作,打好後又要對稿,重整,估計打好一張兼校對,至少要花上兩小時。這三張是我六、七小時的心血啊……

比較一下:

這是原先的工尺譜,全曲有三大段梆黃,包括:二王、南音及反線中板,這三大段在原譜只有曲詞及丁板 (旁邊的L及X,表示落拍子的正確位置),並沒有工尺 (音階),

如果看著這譜來唱就要聽著原唱,然後記住旋律,手打著板(拍子),記住邊粒音去到邊個板位──傳統粵曲梆黃有明確板位,但沒有標上固定工尺,唱家可有較多創腔的空間,主要是要o岩板,旋律可有一定變化。

板位旁用鉛筆寫著的數字是我做的功課,就是標明板與板之間大致有幾多粒音要唱出──是根據原唱者的腔默寫出來的,因為拉腔很快和巧妙,我耳朵不一定辨析清楚,只能圖個大概,每粒音都有不同長度才能o岩板,至於每粒音的時值長短,在沒譜的情況下,就只能靠音樂感覺及音樂記憶了。

以下再次比較一下 (南音唱段的譜子): 圖一為原譜,圖二是依據老師的默譜標上「完整」工尺後的樣式。

圖一:

圖二:

***********************************

忽然好想吃o者o厘。回家前特意去買了兩盒o者o厘粉。歸家立刻煲水,切生果,不消幾分鐘已經完成,是芒果味,加上切碎的牛油果和荔枝(都是家裡有的現成生果),放雪櫃兩、三小時,凝固了,吃前加花奶(多奶!),味道配合剛剛好,消暑佳品,大快朵頤!

*****************************

週日的公園,抬頭見,鳳凰萋萋。

早操後到花墟,看到這造型古怪的花,買花伯伯說,這叫「袋鼠爪」,毛茸茸的,很富質感……

老媽的行為藝術,藍天、陳皮、玻璃窗、高樓 crossover……這幅作品命名為「陳皮影話」,如何?

*****************************

夏日.日常

昨日悶熱,開風扇睡覺,也在冒汗。

平日我家開冷氣時間不多,除了吃飯開一小時冷氣外,其餘時間,包括睡,都只用風扇。一來我受不了冷氣,以前試過幾次開冷氣睡覺,第二天醒來就懨懨悶悶的,渾身不對勁,所以寧願不開,二來我特別受得熱,因為童年時住天台的鐵皮屋,屋頂很矮,幼小的我跳高就可以摸到天花,夏天一到,屋頂就是太陽,天花是溫熱的,整間屋子像個蒸籠,日子有功,我也習慣了,所以非常耐熱……

但昨晚真是,太熱太熱,四點幾起床,無奈開冷氣了,才能斷斷續續地眠一下。

平日診室內無人的時候,我也不開冷氣。病人是預約的,差不多到點,我才開著它,病人離開,我就即刻關掉,一來環保,二來真是不太受得冷氣,尤其一個人在室內,還是風扇比較舒適。

最怕巴士上的冷氣,大概只有十多度,我一定隨身帶著外套,以免變成冰條……

其實,冷氣也不用調那麼低吧,二十五度,一般已經足夠。

也怕大學講堂的冷氣,因為人多,把冷氣調到十多度,我就見過有同學穿羽絨上課……

今年的天氣比較悶熱,前幾天來了一場雨,並無帶來多少清涼,就是熱。

天氣熱,胃口也差,下午也吃不下飯,胡亂吃點什麼充飢也可以,順道減減磅。近日有位病人來調月經,她告訴我,一年內減了六十磅,沒有減低食量,只改變食物種類,計算卡路里,然後,瘋狂運動──可真是瘋狂,一周游泳三至四次,每次兩至三小時(五十個標準池)。我認為她減得太激烈,月經失調,與此不無關係……

炎炎夏日,最好就是吃雪糕。

有一年我吃了一整個夏天雪糕,每日來一杯,就像別人嘆紅酒,之後,轉季就氣管敏感發作,冬天四肢冰冷,當上白冰雪女皇哈哈,之後,我就懂得節制,雪糕夏天要照樣吃,但絕對不能天天吃……而且吃雪糕的速度也得放緩一下,太快吃完,就遺憾了,慢慢吃,就錯覺以為吃了很多,這時候需要自我欺騙一下……好像鄭醫師剛剛誕下女兒時,她告訴我天天要吃一包麥提沙。當然她肯定就發脹了。上次她出來我突然記起這事情,問她,「還在吃麥提沙嗎」,她說不了,因為吃過一款很好吃的品牌,她就不再看得上麥提沙了,而那款朱古力,不是隨街能買到的,「Clara,有幾次想帶給妳嚐嚐,但自己忍不住先吃掉了!實在太好吃了!」(拜託,妳就別要告訴我好嗎?) 所以,她就這樣戒吃了,原來就這麼容易哈哈。有時候確實這樣,以為很難辦的事情、很難過的日子,卻飛快過去了,以為很容易辦的事情,卻又出乎意料地棘手……

每周仍跟小米出來做運動,但七月後她瑜珈班開課了,周日就沒時間出來。之後不知道怎樣安排時間,或要暫停一段日子,當好好珍惜這一兩周的早操時光……

去年的夏天是反送中遊行。今年的夏天是全民抗疫、國安法襲港。跟同學唱曲、拉胡,搞唱局搞表演,也不是必然的,一切一切,可以因為極為荒謬的原因,停頓下來,切斷、甚至消失,就像我消失掉的四個月的寶貴的上課時光……身邊一切「日常」也不是必然的。因為無常,更要好好珍而重之。

經過這幾個月,我發覺自己學習比之前更認真了。胡班同學唐先生有次說﹕「妳是一個很認真的人。」我奇怪,他與我交往不多,就每周一天個半小時的課,胡班上我也不特別勤力的一個──有同學每周上三、四天的二胡課、有同學每星期都交視像功課、有同學已經考完三級試了,我卻不。怎見得我認真呢?可能是吧。我是選擇性認真,對於喜愛的事情,就是一頭熱哈哈,還是認了吧。

胡班開課了,曲班開課了。什麼時候,才脫下口罩,恢復日常?日常,原來這樣幸福……

************************************

向老師帶了黑檀二胡給我試拉,因為我的紫檀二胡琴統已經爆開了,老師認為最好換置。「另外一個選擇是老紅木,價錢比這貴一倍。」我試過黑檀的音色不錯,但因為我已有一個黑檀高胡,二胡就想拉別的品種,老師說﹕「我比較傾向妳買老紅木,雖然初聽音色分別不大,但還是有分別,拉下去,老紅木發揮的空間比較大……但黑檀這個質素也不錯,更為經濟,妳就考慮考慮。」最終,還是決定要老紅木。余其偉說最初買的那把二胡跟他南征北戰幾十年,我好羨慕,為何我的紫檀胡幾年就掛掉。而且,我似乎一直不太適應它……希望換上新的這兩把胡,也能跟我幾十年啊,那是我的榮幸……

************************************

老媽親手安置的勒杜鵑,生長力驚人,又攀高了幾吋了,再攀高攀長,就要煩惱怎樣安置它了……

診所的文竹,似乎不太適應環境,不少葉子變黃了──可能因天氣悶熱,通風欠佳之故──小米提醒我,放在家中浴室看看能否能康復過來……

植物也要夾人。

小米說,種文竹,易過借火,但每逢種蘭花,都會掛掉,我就剛好相反,蘭花只是小菜一碟,診所有三盆蘭花,至少兩次開花了,日常也不怎樣理顧它們,鐵樹也是,只是澆水;但文竹,卻逢養必黃,逢黃必掛,已經掛掉過四、五盆了。希望這盆例外吧……

老媽說今年不包糉,轉頭見家裡多了一大把糉葉……然後第二天就搞定,然後就,把糉子派了給兩個相熟的看更,三位酒樓姊姊,還有各方友好。若然生在古代,老媽必定比孟嘗君更吃得開……

 

週日治療

鄭醫師腰背痛出來針灸,身邊當然帶著小天使。

剛替她下針,小天使就嚷著要拿紙筆畫畫。

「畫甚麼呢?畫媽媽啦。」我建議。

「不要畫媽媽,平日畫太多了,畫爸爸啦!」鄭醫師說。

「好,那畫爸爸,要畫得漂亮點呀!」我說。

「不用!照實畫,不要虛假,要真實反映,是什麼樣子就畫什麼樣子!」鄭醫師說,不忘加上一句﹕「畫個四方形可以,爸爸的臉就一個四方形,這樣就一定像!」

我失笑﹕「妳這樣教她啊?」

不一會,小安然果真畫了個四方框,然後點上五官(哈哈像塊餅乾)!」她把作品從床下遞給鄭醫師鑑賞,鄭醫師說,「就這樣,爸爸好易畫,只要是四方形就像了。」

「跟著要畫什麼?」我問小天使。

「畫Clara姨姨啦。」鄭醫師說,竟然補上一句﹕「很容易,畫個蛋撻就行了。」

「什麼蛋撻!」我抗議。

「Clara姨姨臉像蛋撻,圓形的就是了。」有那麼圓嗎!

小天使不動筆 (可能覺得我不像蛋撻哈哈),我說﹕「不如畫媽媽啦!」(決不能讓她構想蛋撻然後拿製成品給鄭醫師「品評」,造成二度創傷嗚嗚……)

小天使點點頭動筆了。鄭醫師嚷著﹕「畫媽媽要畫漂亮點呀!肉酸不收貨!」哇哇,這媽媽頭腦浸水啊,這樣教女!不過,有這樣的媽媽真是不錯,「快樂」(正確來說,是快活、活得愉快) 是母親給兒女最好的教育,父母就是榜樣,這樣環境下成長的小朋友,估計抗壓力會特別高,解難能力也不會太差……

起完針,剛剛下罐,鄭醫師就要點歌,說要聽Sarah Brightman﹕「我地晚晚唱,小孩子就是學習能力高,她跟著唱,竟然可唱完整首意大利語歌曲。」

跟著替她起罐,她就點唱《帝女花》﹕「現在每晚也聽,近日O甘狀況,肝鬱到極,我地晚晚把唱機開到爆機,跟著唱,要宣洩宣洩!」

起罐後她也不讓我閒著﹕「來,我們唱帝女花。安然也來唱!」

「O下,無端端唱帝女花?要去吃甜品呀!」

「唱完才去吃,快,妳兩唱女聲,我來做男的。」見她興致高昂,我只能捨命陪君子。

我找到龍劍笙版本,跟著音樂唸白,鄭醫師好整以暇,一邊穿鞋子、收拾物品,一邊開口,以洪厚有勁的嗓音喊﹕「明珠萬顆映花黃……撒趣……」完全不需要熱身,已經進入角色……我心想,妳這副樣子,會肝鬱啊,想騙誰?

**************************************

曲課開課了,謝老師做了花生糖,每人一包 (慶祝開課吧?)。

買了海鹽燭台,週日望蠟燭時用,因為透出鹽塊的燭光特別柔和,感覺舒服。只是近日下雨,濕度高,燭台容易融化出水,這星期都把它放在案頭,燃起蠟燭,讓它溫熱著,保持乾燥狀態,偶然抬頭望望它,能平靜心緒……

新工作環境~

雨後的公園~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