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硝煙

理大一役,佐敦狂擲催淚彈。已不是第一次,但這次真是,大量投擲。

翌日乘地鐵回去,在太子站內(也是催淚彈災區之一)已經喉嚨不舒服──我本身氣管敏感,對冷空氣或粉塵很容易起反應,雖然已經戴上口罩,仍然感到喉嚨起痰。

原本,八月後已經改搭巴士上下班,甚至,有時巴士停駛,我也會選擇走路,由太子到佐敦,來回只需三十五分鐘,當作做運動也是好的。可是,因為街上狂放催淚彈,第二天街道總是瀰漫著一股辛辣怪味,刺激得我頭腔及手腳皮膚發熱,陣陣作痛,所以,走了幾天路,終於還是放棄,在沒有巴士的情況下,只好搭地鐵了。

理大戰後第二天,口罩也隔絕不了街道上刺鼻的氣味,但我真是服了香港人,眼見所及,街上行人如沒事一樣,匆匆行走,戴口罩的也只是寥寥數人,也有些在不斷嗆咳,卻沒有戴上口罩。

回到診所,也不敢打開窗戶,也不敢開冷氣,只開了風扇,保持室內空氣流通……

下午出外吃飯,茶餐廳打開門口,我坐在最入面的座位,也隱隱嗅到刺鼻的怪味,我想,大概也吃飯的時候,也吞下不少毒素……真是無奈,人口密集的地方,這樣大量投放催淚彈,正式的玉石俱焚。這幾個月以來,各區街道、大商場、地鐵,全部是汙染點,除非住在孤島,否則,人們此來彼往,總要上街、逛商店或乘搭交通工具,難免交叉感染,加上風繼續吹,把有害物質,擴散全港,無一處是淨土。

政府還說,是汽油彈燒塑膠等,使有毒氣體及致癌物瀰漫全港。政府還說,催淚彈的成分不明,副作用也不明。對於這樣,無恥、無能、無道、無良的政府,現在撕破臉皮,雖然是有點遲,但還算及時。

《雙城記》開場白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最醜陋和最高尚的人性及貴賤賢愚所做作的一切。

最近有位病人來看証,傾談之下,才知道他是跑新聞,當前線的。反修例事件以來,他走在最前,中過布袋彈(幸無大礙),前天工作十九小時,不眠不休。我說﹕「你這工作,工時又長,相當危險,人工卻不多,要很有使命感才能堅持。」他卻說﹕「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情。」年青,真好……

********************************************

催淚彈成分是什麼,天曉得……

郭小姐昨晚來診說﹕「我經過將軍澳,之後就肚皮大腿出紅疹,但不癢。」

歐小姐說﹕「醫師,自從六月份不斷放催淚彈以來,我就濕疹發作,癢得很,影響睡眠……」

今早收到朋友ST的訊息﹕「我皮膚起紅疹,前天只是去旺角走了一遍,約十分鐘左右……」

*******************************************************

司徒阿姨送的紫蘇葉,還有老媽親自挑選的觀葉植物。都在一日一日長大。

金毛強又再出現在大堂保安處,還是一貫的酷。

文竹~安好哈哈~

 

無意中發現的小店,下午茶時間,全店只得我一個光顧~正合我意~最憎人多和搭檯。麵真是好味道。

白色的小百合~市面上比較少見~

十月補課

因為示威活動,十月份二胡及唱曲課基本上都在停課。但每個月一次的私家課,卻仍然繼續。這次我事先告訴謝老師﹕「我想拉《良宵》給你聽聽。」一來因為《良宵》將會在觀摩會作合奏表演,二來這曲練習得比較多,所以熟一點。本來是已經能脫稿的曲子,老師遞過二胡給我,我就緊張起來,拉了個m,就忘記了第二粒音,試兩次,老師提水說﹕「3-5-6-1-2-」,我腦袋仍是一片空白,實在拉不下去,唯有放棄﹕「老師,我還是要看譜子拉……」

老師拿凳子給我安放譜子,我硬著頭皮,開始拉,聲音生硬,又跑調,沒手汗,但手指卻不聽使喚,死命黏著琴幹,不能上下活動似的,非常狼狽……好不容易完成了,老師正色地說﹕「妳呢,換把、指法、音準還可以,但就是拉得不夠悠揚。(我想,就是說,沒有味道的意思……)」

「怎樣才能夠悠揚呢?」

老師拿另一把胡,還有自己的樂譜,開始拉奏起頭段「3-5-6-1-2-」幾個音,說,「首先,妳的弓子沒有拉(飽)滿,其次,力度不均。」他模仿我拉弓的方法,弓子像抽筋一樣觸弦,雖然誇張,但很神似,真的幾好笑──老師的模仿天分其實很高,有時候模仿同學唱曲的錯誤方式,很是到位,讓人哭笑不得,不過這種模仿,是必須的,只有這樣,同學才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

老師示範拉奏一次,我靜心聽著,體會體會啊……然後他奏一句,我就跟奏一句。奏了一小段,老師問﹕「妳有沒有看過網上教《良宵》的視頻?」

我當然有看過啦,但看過不等如可以奏出同樣的效果啊。老師開了電腦,嘗試找視頻。找到其中一個教授《良宵》的,就拿起胡跟著視頻拉奏起來,說﹕「妳上網去找這些視頻,跟著它拉奏。」

「但我技巧夠不上啊,怎跟呢?」

「不一定。夠不上,也要跟著奏。先聽,再跟奏就可以。好好地聽,才能培養出對美好音色的感覺,留意演奏者的情感、音色、節奏、動作等,跟著奏,耳濡目染,日積月累,就能奏出類似的效果,慢慢進步。良好的音色,是要經過很長久的積累,一點一點地,細細去體味,模仿,慢慢建立起來的。」老師這是授人以漁……

昨天及今天,依照老師建議的方法練習,似乎真的有幫助,尤其對音色改進及拍子掌握方面,因為我平日很怕用節拍器,寧願用腳打拍,但這樣拍子就不穩定,容易亂掉,所以一向節奏概念也不太嚴謹,一邊聽著示範者一邊跟著拉奏,就能在沒有節拍器的情況下輕鬆地掌握到曲子的節奏了。

老師教授的特點是,洞察力強,只消聽你唱或奏一遍,就一矢中的,執住最根本、最迫切或最需要改善的地方,並提出扼要的改善方法和原則。好像今次,他不管其它末節,就單單叫我模仿演奏者的音色,經過實驗,還是很有效的方法。不得不佩服老師,實在明察秋毫啊。

*******************************************

文竹居此一周,完好無缺,還出了新枝芽。我不敢澆水,怕它未適應新環境,還是不要輕易移動它或澆水,等幾天再算。前車可鑒,根據以往三次經驗,一澆水葉子就變黃,然後迅速感染整株,報廢。希望這株能夠在我手上好好生長吧……

雜記數則

因示威活動的關係,十月中的表演會決定延期。本來跟同學唐先生的合奏集訓,也因為交通不便而暫時取消了。唐先生是位慈祥的長者,每次上來也不忘給我帶上吃的,雲吞麵啊、蛋糕啊,非常貼心的說。上次練習,他遞上一個藍色膠文件夾,我打開,原來是《北京有個金太陽》的曲譜。這首曲我上次飯局聽過他拉奏,調子輕快,頗有難度。他說﹕「妳學這首曲吧,學完就一起演出。」我實在沒有信心拉這曲,根本高於我的程度。見我猶疑,唐先生說﹕「一起練習吧,用一年時間練習這曲就差不多了。」其實這曲他已奏得滾瓜爛熟,演奏也不用看樂譜,他大概想找個合奏拍檔,才作此提議,美其名一起練習,實際上是教授我練習……這樣,變相又多了一位老師,看著密密麻麻的譜子,心裡有點畏難,但仍想一試……

跟司徒阿姨喝茶,給她看上次表演的照片,她看得愛不釋手,逐張評說﹕「這張拍得好……這張不像妳……」看了很久。說來也是緣分。阿姨是老媽三十多年的工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阿姨的大兒子跟媳婦都是我中一的同班同學,所以感覺特別有緣。我們跟阿姨住得較近,近兩、三年,每周我都跟老媽和阿姨飲茶,漸漸就成為習慣……阿姨天生奶奶命,三個兒子,沒有女兒,常常羨慕老媽有個女兒。這天喝完茶,阿姨堅持請客,我跟老媽先下樓梯,阿姨從後趕上,忽然喊道﹕「冰瑩,我真係好鍾意妳……O吾知道妳鍾O吾鍾意我呢……」阿姨突如其來的「表白」,真是讓我啼笑皆非,我當然也喜歡她啊,不然怎會每周跟她喝茶呢……

八月份補課,原本打算十月表演《良宵》,就帶了樂譜,向謝老師請教。因為事前沒有告訴老師,所以他也只能對著譜子,斷斷續續地拉著,他收起弓子說﹕「這些民樂,跟我們平日的拍和不一樣,是有較為嚴謹的弓法規限,尤其合奏,不像拍和班可以隨意發揮,拉民樂,要事前練習,才能拉得順暢。」這我當然明白了,我補的是唱曲,至於二胡,老師是花額外時間義務指導我的,我也不敢要求太多,每次請教,也沒有什麼系統性,都是比較即興的──要是得到老師一點半點的示範和指導,也就心滿意足了……

九月份補課,唱完曲後,老師竟然主動拿二胡出來奏《良宵》,雖然奏得很隨意,但卻脫稿奏完──我知道這次老師是特意練習過給我作範奏的……老師平日不苟言笑,但卻把這種小事情記在心上,實在非常感動……

葉小姐跟黃小姐於兩個月前來調理身體,針灸助孕,打算在十月份做IVF。兩人不認識的,但因為來診時段相同,有時會在診室碰面。這也算是緣分。而最巧合的是,兩人竟然在同一天放胎。更巧合的是,兩人都成功受孕了。黃小姐孕後頭痛厲害,曾經來針灸。葉小姐就因為初孕情緒緊張引致失眠,來做針灸調理。我分別告訴她們﹕「記得那時常常跟妳同時段來診的那位小姐嗎,她跟妳同一天放胎,都成功了。」她們都非常雀躍。昨天,我又收到一個喜訊,是跟她們兩位同期來診做針灸助孕的陳小姐,她傳訊給我說﹕「醫師,我自己驗孕,OK了。」

雖然香港近來局勢緊張,但診室內,仍是好事連連,感恩感恩……

***********************************************

再養文竹,已經有過三次失敗經驗了,希望今次能好好養著。事源小米說,姊姊家中的文竹沒有怎樣打理,卻生長得非常茂盛,我就躍躍欲試了。

 

九月二十一日,同台,難得的三人組合……這天,老師從頭到尾為大家拍和,連開場前準備,直踩六小時,勞苦功高……

表演日

九月二十一日,曲班同學一起出表演。因為示威活動關係,老師取消了原本的大操,全部唱口跟拍和團隊都是台上見,雖然老師當頭架,但我表演經驗淺,心情特別緊張……

從演出人選、選曲到搭檔,都一波三折,到定下一切的時候,已是六月底,距離演出只有短短兩個多月。比起上一次演出有九個月時間準備,這次顯得很倉促,可說是在摸著石頭過河下完成……

表演過後,十月中,旋韻又聚會,這次為了盡興,特別在酒樓訂了兩圍,進行表演觀摩後就大吃一頓。這次主題是合奏或重奏,我打算跟同學表演演出《良宵》(合奏)、《鐵血丹心》及《一簾幽夢》。二胡練習因要讓路給九月二十一日的表演,所以之前只與拍檔夾過兩次,現在只餘兩周時間,必須加緊集訓了。

連續出兩次表演,真是耗費許多心力……十月中後要好好休養生息……

******************************************************************

這件晚裝,很簡潔,也是我喜歡的紫色。原本有另一件米色的可選,而且非常合身,不用修改,但鑒於樂曲內容是描寫晚上情景,最後也是選這件深沉的紫色。不過,原本的長度很誇張,拖尾有三、四尺,台上走動不便,所以要費些工程修改……

這次的造型,化妝跟髮型都不太滿意。臉色灰暗,眼妝睫毛卻又太濃重,眼影色彩又薰瘀,真實妝容雙目無神,幸好拍照還可以。髮型方面用了假髮堆上去,亂糟糟一片……

還是喜歡三年前的化妝和髮型,雖然落了部分眼妝,但面貌很精神,而且化妝師手藝了得,髮型具有線條感,而且全用真髮削出來,立起來比用假髮還要高和立體,厲害!

別忘記跟這小羊──具姪兒說應該是一隻小熊哈哈──合照……

雜記

近來比較認真地拉筋,每天晚上花一個小時以上做運動,做熱身、拉筋、輕度體能訓練(包括我最討厭的仰臥起坐)和輕度啞鈴訓練。一來因為貪吃,實在發胖了,褲頭都撐得繃緊,實在不想添新衣服,唯有去掉脂肪,二來,時勢不好,鍛鍊一下體能,說不定遇上突發事情能管用……流出的是汗水,燃燒的是脂肪……

因為米米上兩個月調職,更期有點混亂,跟她的運動約定,處於半癱瘓狀態。八月份,只能夾出一個早上出動。

秋涼了,雖然天氣熱,但空氣清爽,頭頂有我愛的樹木,腳下石屎地有黃葉和掉落的小果子……米米送我譜架,正合我意。

20190821_085208

太子這家餐廳的早餐特別好吃,第一次跟米米叫奶茶「茶走」,味道甜甜的,蠻喜歡。接著,一起乘車回診所靜坐……這次時間有點長,因為我盤著的雙腳開始發酸了,仍未響鐘,後來米米說﹕「我調了三十五分鐘。」怪不得……其實三十分鐘我的腿已經頂不住了……

右手尾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受傷了,大概有一個月時間,因為無痛,只是有點腫和末節歪曲,我初時沒細心理會,針灸過一、兩次,改善不大,近來還好像有點嚴重了,我才發覺應是手指肌腱斷裂了,要認真處理一下。臨急也買不到指套,……也沒空去尋找和購買,就在裕華買了個運動創傷用來制動的彈性膠布──顏色看來不錯──回家去用小木條做了和小匙做了個指托。這樣固定了關節,大概要一、兩個月肌腱才能重新連接併合。

包紮著的尾指,頗為影響我日常工作,針灸時因小指不能彎曲,弄至針不能夾穩,頻頻掉落……這才發學,原來看似無用的小指原來這樣重要……每天也要花時間去包紮,希望慢慢會復原,我耐心等待中……

病人陳先生,在深水(土步)無意中中催淚彈,「上週,吃過晚飯後,信步回家,奇怪,整條街出奇寧靜,一個人也無,嗅到一陣胡椒加農藥一般的怪味,喉嚨發痛不適,原來剛剛街上放過催淚彈……」他回到家中,感到越來越難受,第二天看西醫,用藥後不適稍減,但出現肺衛外感症狀,如疲累、涕黃、咳嗽扯引胸痛等,昨天來診。我開清熱解毒加疏風散熱及少許補氣陰藥物。他今早來訊告知,服了一天藥,症狀已經消除六、七成。因為效果頗為顯著,我就順道把藥方在中醫群組中分享了。

周一二胡班三位同學七月份完成考級試,仍等待考試結果,大家鬆一口氣,決定請向老師吃大餐,以感謝她這半年來的教導。唐同學極力推介屯門海鮮餐,大家一致通過。由於路途遙遠,黃同學、馬同學分別出車,送我們入屯門聚餐。當然,席間少不了二胡助興。我和C跟馬同學的車,去到時已經將近八點。唐同學先早到買海鮮,在酒樓安頓好,一早已演奏了《良宵》。人齊了,趁未開席,他先演奏一曲《金色的太陽》。飽餐後,他說﹕「我再奏一次《良宵》給妳聽。」然後拿起胡就奏出了,真的感謝他的盛意……

甜品芝麻卷上桌,大家似無開動之意,向老師接過唐先生的二胡,露兩手,奏出《漢宮秋月》等樂曲,大家凝神觀察老師的指法和弓法--果然是專業的,信手拈來,全部都不用看譜就奏出,揮灑自如。

何同學說﹕「學二胡,最重要是思考,怎樣去解決問題。勤力不是最重要的,找出正確合適的方法才是重點。方法不對,演練一百次,越練越歪,不會達到想要的效果。」跟謝老師教我唱曲時說的是同一道理,錯誤重複一百遍,就會深陷其中,難以自拔,要用正確的方法去練習,才能達到預期效果,至於如何尋找正確的方法,需要多方面去融合,包括明師指導,自己的觀察及思考領悟,都很重要……

向老師一拿著胡就捨不得放手,大家把電視關掉了,專心聽她拉胡。之後,馬同學跟黃同學都演奏了小段練習曲,老師指出他們的一些優點及小毛病,大家研究著,一邊品嚐芝麻卷……

回家後,唐同學來訊﹕「沒有拉好《良宵》,有空要好好首給妳聽。」昨晚大家只是在座位中拉曲,環境配合未為理想,唐同學實在言重了。他的琴技何止高我三班?「希望有機會跟妳一起拉……」我都希望,但我真的要急起直追,因為大家級數確實有大段差距。

我們班上的同學都是真誠地愛著二胡。好像馬同學,一周上三個班(還是四個班?),好像C交功課最勤力。每個人身上都有值得我學習的地方,志趣相投,一起奮進,是很美妙的事情。向老師接著兩周放假,回湖南老家,C跟黃同學會去湖南會合老師,一起遊湖南。九月底續課,十月份樂團聚會已定在酒樓,由下午到晚上,大家輪流表演、交流和飯聚,主題是「重奏」樂曲。前兩次觀摩會,我都只是旁觀,希望十月的聚會,能演出一下吧……

新買的好東西。

診所﹕白掌、灑金。

家中﹕小富貴,老媽換盆了,分為兩株栽種。

黃金葛,早上跟老媽、司徒阿姨喝茶後逛花墟買的,回家一看,怎麼奇特的一株從後面高高地探出來,看真原來是掉落的茉莉,老媽把黃金葛植到茉莉剩株的盆中,竟然出奇地和諧,太有藝術天分哈哈……

八月份,人心不死。

受著各方威嚇,什麼大陸黑社會大規模來港準備打人,什麼水炮車啟動……仍然無阻大家的決心。我想,沒有人不怕受傷害,就是因為害怕,今天更要站出來……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還有沒有自由說不,對極權說不,不單是我們的權利,更是我們的義務……

前途充滿變數,障礙重重,只能盡其在我了……

本周周記

近來因為追新聞,較為晚睡,人腫了一個圈,加上飲食不節,又常常坐在案頭前,人就胖了兩個圈,衣服都快不能好好穿上了,唯有在睡前認真做做運動。痛定思痛,期望體重三周後有回落……

因為八號風球,家庭聚會日推遲了兩天。去到茶樓,還未坐下,侄仔已拿出日本旅遊的手信給我──大大的毛毛羊仔。原來他在日本夾攻仔的戰利品。聞說他是夾公仔能手,在日本夾了六個公仔回來,把其中最大的兩個──兔公仔及羊公仔分別送給婆婆和我。我對公仔沒有偏好,平時也不會特意購買或擺放,以前放在家的多數是別人送贈來的,見他一番心意,我高興接下來,他說﹕「姑媽,妳放在沙發上,當攬枕啊!」

回到家中,把羊仔擺放沙發上,果然很合適啊,我興致大發,跟小羊拍了幾張照,並把羊仔坐在沙發上的照片傳給他看。

20190802_140708

周一胡班同學很認真,每次老師教曲,大家都會在家中錄影,傳到群中給老師評鑑。我最初不太熱衷參與,後來見同學那樣勤奮,就不好意思偷懶,近兩個月,都會在老師教曲後乖乖錄影傳上群組。錄影時對著鏡頭難免緊張,瑕玼也很多,但同學都不吝鼓勵,成為我繼續交功課的小小動力……

最新交的曲目──《山村變了樣》第三部分。

 

 

20190709_204723

二胡札記 四

  • 關於換把時手肘位置﹕無論哪個靶位,手肘都是輕垂,處於沉肘狀態。
  • 左手手指角度﹕手指觸按琴弦時,宜呈四十五度左右,略為沉腕,掌指關節微凸向外,呈螺殼狀。
  • 拉出高音的力度﹕拉高音時沒有固定的輕按或重按,主要靠摸索,在左右手力度適當配合下才會呈現乾淨的音色。當換過另一把胡琴時,拉同樣的音高,可能又要配合另一種力度,需要重新調整。謝老師說﹕「拉我這把琴,我用某個力度出一個乾淨的高音,但當換過另一個琴,用同樣的力度,不一定能發出同樣的音色,一切靠摸索、調整,記住感覺,才能拉出適當的音色。」
  • 滑音﹕向下滑時,手腕先落,手指上豎,沉腕狀。向上滑時,手腕先上,輕輕吊起,手指略為下垂狀。

記六七月

二零一九,世界焦點屬於動盪不安的香港。

久遺的人情義氣激情勇敢叛逆和堅毅,還有赤裸暴露的現實、醜陋、惡俗和不堪……

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不斷交錯的各種突發和偶發……

宿命啊!或許,這個地方,自遠而始,就不容平凡或平淡。

只能說,香港人是個特別的群族,使香港充滿著各種矛盾和可能性……

六月底,同學們替黃志忠老師慶祝生晨。算一下,認識老師原來已經十八年了。光陰似箭。老師是個很有人格魅力的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六月底浸會講座,內容乏善足陳。唯是回程時路上,一列列花樹,在烈日、藍天、清風下,靜靜佇立,仿佛塵世紛繁,與它們無關,讓人瞬間忘憂……

七月二十一日,樂團獲邀到白田護老院表演。因接演時間較為倉促,其中三位同學在演出前要集中精神應付考級試,我們只排練過三次,準備不足,臨場表演也難免出錯之處。但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是愉快的一天……

感謝安排是次表演、作為義工及表演者東奔西跑的黃同學;

感謝精益求精、提出許多意見的朱同學;

感謝從老遠帶來大蛋糕跟大家分享的唐同學;

感謝替我帶譜架、為了方便大家到香港仔排練,動用坐駕接送大家,來回九龍塘、香港仔、白田的馬同學。

感謝大家,真的有勞了……

送別儀式

今天正式送別舅母。在醫院進行簡單的儀式後,乘車到火葬場。舅母的胞妹從台灣過來,主持儀式,簡單的悼詞,還有電腦播出的音樂剪接片段,伴隨著她喜愛的小鄧的甜美歌聲,反差太大,蒼涼了空氣,有些親友禁不住抹眼淚……回想數十年前初見她,一口國語,加上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在大角嘴一間西餐廳,弟弟記得點了牛肉飯,我記得點了菠蘿冰……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她雙十年華……

後來表弟出世了。還記得他小時候來我家玩,大概三歲左右,特別頑皮,通屋子走,跌紅了屁股又爬起來一個勁地跑,沒一刻停下來。

因為舅舅長期離港工作,有陣子小表弟就寄住我家。

後來舅舅搬住得較遠,又長年也不在港,跟我們聯絡就減少了。只有舅母還時常在我家走動,跟母親聯繫比較多,每一、兩個月出來復診時會上我家吃午飯,但有時我要上班,就沒能碰著她。好幾年前,她弄傷腳,每周到我家中,讓我幫她下針治療,那段日子,我跟她聯繫最為頻密……

表弟我倒是數十年沒有見過了,平日我只從母親口中得知表弟的近況。今天再見到他,仍依稀可見小時候的輪廓,當然長高了許多,也非常懂事……歲月默默流逝,大家都長大了。

弟弟跟舅舅也是久未見面,今天見面,舅舅已全然認不出弟弟了,「對上一次見面,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舅舅說,算一算,足有三十年……

因為送別儀式,還見到一些不常見的親友。好像表叔,他住馬料水,真的很久不見一面。一向聽表姑姊說,他醉心書法。我問他會不會開書法展,他說大概明年。這次我一定要去觀賞觀賞。表姑姊平日跟我聯絡得比較多,主要是農曆新年時互相拜年,她說近來換了工作,以家中電腦工作為主,可以自由分配時間:「妳就安排一下時間,跟我去去旅行。」我印象中,上次跟她外遊已經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次是去張家界,她跟同事,我跟朋友,一共四個人的旅程。因為時間安排上有困難,加上對旅遊向來不熱衷,我已好幾年沒有外遊了,她這次誠意相邀,我就爽快答應她了……

舅舅近年因照顧舅母而留港,我看他身體大不如前,走路容易喘氣。我著他平伏心情後,來讓我替他調養調養……

今天天氣很熱。回程時,望出窗外,天色是明麗的一片藍,抬頭會見到白雲。紛繁人間與明淨的天空,仿如兩個世界。我們就在這樣美麗的天色下送走舅母……

回想起來,舅母離世,是有點突然的。

舅母年青時曾因交通意外,做過心臟大手術。數年前身體出狀況,反復進院,終於找到原因,是人工心瓣日久老化,本來已安排在六、七月間進行一次小手術,盼可延續三幾年的日子。怎料,上月因感冒昏倒,進院後,每況愈下,從進院到她離開,只是好幾天的事情……我本來打算在她進院後的周日去探望她,怎料她在周五晚已經離去。母親怕影響我工作情緒,一直隱瞞我,直到周六傍晚,看到表弟在面書發的消息,我才知道情況……聽母親說,主診醫生一直很樂觀說她會醒過來,然而事與願違……沒能趕及見她最後一面,我真的很傷心……

死亡,帶走了肉身,也遺下了思念……

但我相信,她在另一個世界,會活得更好、更好……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我能做到的是,時常反思這份遺憾的心情,加倍珍惜身邊重要的人……

道別

剛在面書中收到一位親人昨晚離世的消息……

一周前知道妳入院,心裡還期望妳能撐過這關。今早跟母親說,明天要去探妳,怎料已來不及了。

無論生離、死別,只要是在乎的人,任何形式的別離,也是讓人難過的。

跟妳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歷歷在目……俱往矣……

妳是個純真熱心腸的女子,能夠成為親人是緣分。

人生只若如初見。

而我的記憶永遠停留,在妳花樣年華。

願妳,安息。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