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課程

上來一看, 原來已兩個月沒有更新文章了~

今天第一次到某中學講課。事緣何醫師因事,要到台灣旅遊一年,原本她與陳醫師拍檔教授的中醫助理日校證書課程,無人接手,陳醫師請我幫手,我就答應了。

我不是第一次教授中醫日校課程。

大概六、七年前,在華夏就教過一個高級文憑班。那時教授的是生理解剖、針灸和推拿課。這生理解剖課很難找導師,因為那本是西醫課程,但這類課程絕對找不到西醫教授的,校方只好找中醫頂上。我們以前本科班找的,多數是在內地完成中/西醫課程,後來來港當上中醫的當導師,因內地中西醫分科不是很嚴謹,中醫需要修讀比重較高的西醫課程,而且,中醫院也是可以用西藥、打針、做手術,跟香港情況不一樣,換句話說,內地畢業的中醫,其實是半個西醫。但當時華夏那邊確實找不到合適的導師,我就勉為其難任教了。那年我教生理解剖當真吃力,始終自己不是西醫本科,備課花上不少時間。該課程我只教了一期,他們再邀我教,我也拒絕了,感覺自己真的不合適……但那時也只是上課一個上午,好像也是三小時一課。

這次的中醫助理課程,我教的是中醫基礎理論,應該駕輕就熟,但這課程是密集上課的,我一周教授一天,需連續講課八小時,這是前所未有的。上午四小時,午飯一小時,再接四小時的課。

今天是第一天講課,進度適度,完成了「陰陽學說」及一半「五行學說」,減去小息時間,講授時間大概七個小時,共一百六十二張簡報。講完課後,雖然不算太疲倦,但真是喉嚨痛,當然不再回診所,直接打道回府休息。

從未試過教授這樣長的課時,匪夷所思哈哈……

上月某個下午,陳醫師在旺角監考,有兩小時午飯空檔,我到旺角跟她飯聚。樓上的越南菜館,陳醫師喜歡飲食新體驗,我跟她試了個雞蛋咖啡……

跟C飯聚,她選的韓國菜飯店,任吃泡菜,我吃了好多好多哈哈……實在太美味了……

A難得出來佐敦,以前她在凱豪樓下學聲樂,每個月都順道上來一、兩次找我飯聚。但疫情關係,她已停學年多,期間, 我們只見過三幾次面……


前幾天家中電腦window更新後,我的photoshop功能失靈,一點ALT鍵就死機。ALT是吸色器的快捷鍵。用畫筆時,可以不用ALT吸色,而用正規吸色管鍵,但用「印章」時卻不能,只可用ALT鍵進行吸色。換句話說,我不能用印章功能了,不然就死機……我後悔後悔這更新啊,搞了兩天,諮詢技術支援葉先生,終於,終於,把電腦復原的未更新前狀態,可是,可是,ALT鍵還是半失效中,點開還是死機,網上尋找一下,有說點ALT鍵時要在英文輸入法狀態下,才能不死機--啊,這什麼規矩?明明之前不用管在哪種輸入法狀態下都可以隨意用的ALT鍵……

勒杜鵑~剪掉枝條後長花了~

新來報到的老紅木二胡,相處得滿好的。

老媽新作菜色~芫西加入菇菜中~味道真的很可~

初春記事

又到新春。鼠年,抗疫抗到生活失常。乏善足陳。

牛年,希望「疫情」快點過去。我只想正常生活。

年二十九,去辦年貨、逛花墟。當日整天下雨,花墟人多,走動起來非常不便,但一個下午下來,總算達成目標。

昨天三級考試班搞聚會,到向老師元朗家裡拜年。老師平日自己煮吃,我們有機會一嚐她親自烤製的芝士牛奶蛋糕,非常美味。大廚由老師及唐先生負責,我從旁協助遞送碗碟。

老紅木二胡已經到手,可是回來上微調時不小心,把內弦弄斷了。幸好下周二復課,到時再帶給老師幫忙上弦。

近日愛上修圖,PS摸得挺熟的,只是一向用的PS7.0版本太舊,好些功能沒法應用。

近日也做視頻,水印問題也解決了,慢慢砍柴去。

正在看部網絡小說《我的錦衣衛大人》,看完後有心情就寫個書評……

因為在某個網站小組加了關注,最近看了一些「自戀人格障礙」的文章。

以往社會上對於NPD的認知、相關資料論述都較少,看這些文章,再對照我曾遇上過的確好幾個NPD,感覺蠻有趣的。據說NPD經常會纏上INFJ。這些文章,能提高大眾對NPD的辨析力。只要掌握NPD的行為特點,辨析真的不難。而應付NPD的最佳方法當然是,敬而遠之……

迎接二一

2020過去了。生活失序的一年。群眾恐慌,莘莘學子,失去寶貴學習時光……生命苦短,這樣的日子,一日已經是太多了,想不到,還過了三百六十五天!慨歎這年等同白過,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2021不敢寄以厚望。心隨境轉,很多事情在沉澱和沉思中。

最近因為搞混剪,重看《離人心上》。初月雖然千方百計想要逃離薛府,但在那裏的日子,都是快樂的,她得到夢寐以求的夜夜安眠,也遇上她的愛情一朝缺離,當時只道是尋常的小事,卻成為珍貴又遙不可及的回憶……所謂滄桑,不一定是大開大合蕩氣迴腸,更多時候是存在於最尋常的小事小物的一言一笑的變換之中。此之謂無常。戲如人生(好的劇能給你人生體會和反思,但無論看書或看劇,得不得著,得看看官的腦袋架構),放諸現實此時此刻,何嘗不是如此?每天被迫戴上口罩,才發現,原來能夠呼吸自由空氣的日子是奢侈的……被迫看著手機電腦上課,才發現,跟同學一起學習的日子是快樂的……珍惜當下,就是珍惜尋常,所謂幸福,不過如此……

*************************

桌子抽屜壞掉已經好一段日子,過年前的起心肝,換張新的,去舊迎新,要把抽屜跟桌面上的所有物品都搬出來,換新桌後又要歸位,由於雜物太多,搞了一整天……

*****************************

樓下的牛肉炒蛋波蘿包,美味,近日下午茶都在吃這個哈哈……

************************

週日鄭醫師又帶小娃來針灸。給小娃紙筆,她畫了這個,還遞到床底給鄭醫師看,鄭醫師一看,問:「這是畫誰?」小娃笑而不答。

鄭醫師窮追不捨:「臉是圓形的,一定是Clara姨姨了。」

小娃終於點點頭~(哈哈)

************************

聖誕節,藥店搞party,吃火雞餐。好久沒有參加較大型的節慶活動了,如果跟相熟的朋友一起,相聚一刻,就算說說無聊的笑話,也是美好的尋常,今年已盡,只能懷想……

************************

病友特意送來的紅酒,晚上開餐時送大蝦。我飲不得酒,兩杯下肚變關公,以前還過溝酒飲,酒精敏感,手指發脹哈哈。我奇怪體質,飲咖啡後昏昏欲睡。飲完茶也能立刻睡覺。但唯有飲酒後反應正常,頭昏昏,魂遊太虛。但紅酒畢竟是美味的,我研究出一方法,可以飲酒,第一當然不能空腹飲,第二,一小點一小點,像蜻蜓點水的飲,三份一杯酒,用兩個小時飲完,那就不會有太大反應了。

************************

老媽做的乳鴿,真是人間美味――沒有擺造型,照片也拍得不好,味道可是一流的。

****************************

近日做了個《三千鴉殺》的混剪。二零零零年,抗疫之時,我因緣際會看了此劇(劇情支離破碎,不提也罷,但卻促成我學習混剪,帶給我無窮樂趣),就把這套混剪,當作紀念吧。

這段剪輯中,我較為滿意有兩處:

1、2分08秒:覃川吻別傅九雲,取一個鏡頭直落,佔據整整兩句歌詞的長度,但我自己感覺頗能烘托出感傷的氣氛。

2、2分47秒:覃川放出老虎,轉折為與傅九雲深情一吻,情緒突然轉換,錯落有致……

當然,自己的作品,肯定有點主觀,自說自話,不如旁人的反饋卻般具參考價值……

做了大概十個混剪,始終解決不了兩個問題:

1·水印。業餘軟件沒有甚麼很有效的方法滅掉那殺風景的水印。上網查找,試過一些建議的方法,例如剪裁視頻,剪掉水印部分,但這就變相放大了原來的影像,有時甚至會剪掉人物的頭部,影響觀感。用馬賽克遮蓋也不行,那馬賽克比水印更礙眼……既是業餘性質,就由它待著算了……

2·剪接處的雜音。有時候剪接交會處會有沙沙的雜音,用過不同方法處理,都不理想,現在做法是,滅掉對白的聲音,似乎好一點,但仍偶有這種情況出現。

這條片原音樂只有三分三十秒,但想剪進的鏡頭太多(現在只選了男女主的鏡頭,但我打算另外做一段九雲個人的,也見過網上也有人做crossover兩個以上劇集、不同人物的,那難度較高,遲些有時間會也試一下。),所以要接駁音樂,剪掉結尾,駁多一段副歌,幸好,音樂過度還算自然……

說來混剪最困難是找適合的歌曲,氣氛節奏意境能配合剪出的片段,找歌,花了不少時間……

在豆瓣看到一篇講混剪的,似乎不錯,貼出來公諸同好。

剪辑大神告诉你:到底有没有成为剪辑特效师的捷径?

如同內文所言,剪輯,是一種綜合能力,涉及審美(眼力、觀察、觸角、選材),節奏感(轉場、踩點、過度、調度),及各種個人素養,需要熱情和耐心去支持,才能完成一件作品。未曾做過剪輯的不會明白,剪出一段短短三分鐘的作品,可能要經歷十天以上的時間,從選材到組合到完成後的修訂等,都是心血結晶。我愛剪輯,感覺當中有對美的體會及釋放,也喜歡看別人的作品,抽取靈感。我的愛好實在有點太多,得好好分配時間,慢慢學習。

週記一則

疫情又再「嚴峻」,一早約定陳醫師吃晚飯,因為食店要六點關門,我們要提早四點鐘吃「晚」餐。

陳醫師推介了一間葡國菜餐廳,環境別緻,全場只有我們和另一檯在角落的食客。

時間緊迫,未到六點,侍應生已經來幫我們結帳。民以食為天,我已吃飽,陳醫師在餐桌前,只管說話,忘記食物,到點才努力加餐,吃得非常趕急。

飯後,時間仍早,意猶未盡,她建議逛海旁,說﹕「記得我們曾逛過海旁,還跟妳一起在那看過煙花,」

「我?跟妳?」

「是呀。」

「我怎麼沒有印象?在尖沙嘴麼?什麼時候?」

「大概四、五年前,那時是農曆年,我們在尖東吃完晚飯,經過海旁,看煙花。」

「這麼浪漫?點解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證明妳無心肝啦。」

「……」

「也好,妳每次都忘記,當作是第一次逛,就有新鮮感了。」

哈,言之成理……

*************************************

新來的鐵樹BB。

上週買的常春藤。

還有老媽買的黃金葛和馬拉巴栗。

又到聖誕。「回歸」後,聖誕燈飾無甚瞄頭。「西洋」聖誕節越來越不受重視。以往一到十二月,滿街商店都是聖誕音樂和裝飾。現在聖誕,就算沒有疫情,也是不比往昔──真是懷念以往熱鬧的聖誕。

逛花墟買松樹時,看到這盆栽,型態別緻,我不禁讚嘆﹕「這盆好看啊!」售貨員起初沒有理會。我越看越好看,跟米米說﹕「真美,我都是喜歡這盆呢。」售貨員搭嘴﹕「妳識貨,當然,這是日本盆栽,要六百元,跟另外那些不一樣(我們的松樹才三十八塊錢)。」我吐舌,六百塊,怪不得鶴立雞群了……

天氣轉冷,這暖手袋正好保護我嬌嫩的「肉」手,不錯。

冬日的雪糕,猶如秋日的太陽,愛死了哈哈。這是珍珠奶茶味,有珍珠的杯裝,中看不中吃,這個雪糕筒裝,才是實際有份量。

************************************

曾老師人在北京,上傳了《賽馬》第七課。組員很多都跟貼課程,已經交了好幾次功課,我卻一次都沒交。前陣子丟下二胡兩個多月,個把月前又重拾練習。這兩天才點進群組,認真觀看曾老師演示的第一至三課。練習原則很簡單,慢練。尤其像《賽馬》這種節奏快的曲,一定由慢練起,慢慢穩固,不可以急著趕節奏,不然就東歪西倒拉不好。老師要求我們第一段用四十速練,分拍。練習順暢後,最少連續演練十次(不出錯為準),然後再提速。提速時,只能每次加兩度,四十跳到四十二,然後四十四,每次提速前,都先退速練習之前的速度,鞏固後再提速,如此類推。他說,按照他的方法練習,拉好這首曲應不成問題。真的不容易,所以,佩服所有演奏家,他們在台上表演一分鐘,背後付出過不可量計的努力和汗水。曾老師教導很用心,我要急起直追了……

************************************

遇上一杯有檸檬味的檸檬茶~茶底很濃,阿姐特意送我一杯新鮮熱水,用來溝淡。

藥店阿姨請我吃的湯丸。原來福建人也吃鹹湯丸的。當晚老媽也造了一樣的鹹湯丸,這是冬天暖身佳品,又美味。鹹湯丸絕對是老媽的拿手好戲,用的材料也多(蝦子和巨型蝦米+冬菇+蘿蔔+瘦肉),味道當然更鮮美了。

不可停止聚會。每周上茶樓,振興經濟。

日記一則

今天一早起來,自個兒去公園做早操。記得大概是四、五年前,曾經習慣每天都去公園早操一輪,或登上公園後的小山去,當作運動。公園後的小山真是一個小山,拾級而上,走十分鐘就看到有村屋,因為有人餵食,附近有許多狗隻流連。那已是差不多到山頂,接著下山,多走二十分鐘,就可走到山腳,到達石硤尾(那是聽聞的,我未曾試過這路線,通常只是原路折返,返回公園。)

沒有去永興吃早餐,因為那裏永遠多人,一個人的話必定要搭檯。

去了另一家相熟的餐廳,那裏有我喜歡的意粉,現在很少茶餐廳早餐仍保留「意粉」這選項,明白的,煮意粉比較費時吧……

今天花墟的鮮花好漂亮,選了紫色桔梗,才十塊錢,還有白色百合。

回到診所,剛準備好下午病人要用的灸粉,鄭醫師就傳訊來,想過來做針灸。

鄭醫師帶著小娃,比約定時間稍稍早到。

小娃進來沒多久就指著花瓶,要鄭醫師看花。記得她上兩周來時,還注意到一向放在櫃子上的花瓶消失了──那是因為我沒趕及去買花。這周她可有眼福,觀賞到剛買回來的鮮花。

替鄭醫師下針,鄭醫師在床上也要小娃唸今天講道教的金句﹕「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好像還要唸是馬太福音幾章幾節之類),「所以,Clara姨姨靚o吾靚呀?要說實話!(語帶威脅地)」搞錯,這樣問問題,想找死……果然,小娃大聲說﹕「o吾靚。(嗯嗯……我可以理解為錯誤的問題必然會引出錯誤的答案嗎……嘿嘿)」「o米住,先要說說靚的定義,如果要好似Elsa o甘樣子先叫靚, 就梗係o吾靚啦,但如果靚的定義係心地善良,關心別人,同埋喜歡笑的話,o甘,Clara姨姨靚o吾靚呀?」(這,明顯是以開放式提問為包裝的反問句……小娃能說不嗎?)

「靚!」小娃答出「正確」答案了。真厲害,滴水不漏不放過每個教娃的機會,而且還拿我當教材,真……賞面……我腦海中又浮現畫蛋撻和四方餅的事件……陰影還在哈哈……

之後鄭醫師還補上一句﹕「現在是洗腦最好的年紀,一定開始要洗腦。」──這句我倒是贊同的。《聖經》上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我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樣子,孩童時接受的觀念,起了決定性影響。我興幸自己小學時(被洗腦的年紀)母校是基督教學校,而且,非常重視德育,每天早會都各種訓言,耳提面命,奠定我們日後的是非觀、價值觀,還有待人處事的基本態度。記得那時男生冬天校服也是穿短褲的,一直覺得很不解,但現在回想起來,那也是一種鍛鍊意志力和體魄的方式……

下針後,我忙著剪膠布,無暇兼顧小娃,安置她在床邊塗顏色。回頭看她的工具擺設,真是整齊有序。

一切搞定後,到吃豆腐花時間了──樓下松記兩周前已在裝修,只好改地方吃豆腐花。

吃完就逛逛街市,正想離開,小娃突然雀躍地指著旁邊花檔的鮮花,示意要買花。我問鄭醫師﹕「妳家平日插花嗎?」「沒有啊。她可能看到妳櫃上的花瓶,所以要買花插。」大概是這樣吧。對美的追求,也可能源自長輩一些小小的生活習慣,耳濡目染吧。記得小時候老爸特別愛種植,家中常常擺放長春花,茉莉花之類。回想起來,我喜歡植物,可能也是有這樣的因緣吧……

小娃選的花──小黃菊。其實是我跟鄭醫師誘導她選的,純粹因為便宜和襟插……

讀書報告 《宿命》東野圭吾

警告: 以下內容嚴重劇透劇透

    我少看推理小說,但感覺這小說跟一般推理(或偵探)小說不一樣。主要是,主角勇作雖然負責調查富商須貝正清的命案,一路抽絲剝繭,但最後,抽出兇手的卻不是他。須貝之死涉案者有三個人,頭兩位落網者,並不知道第三位兇手的存在,而最後大boss瓜生並無落入法網。整個查案過程中,案中有案,此案須貝的死因還涉及十多年前在紅磚醫院的一宗舊案。雖然勇作的調查越來越接近事實,但一些謎底和關鍵處,並未能完全解開,至少大boss的犯案動機,一直不明確,最後,揭開所有謎底的,卻是瓜生本人。沒有福爾摩斯,沒有柯南,沒有全能勇探,連第一、第二犯案者也不是由勇作發現的,他雖一直懷疑瓜生,卻苦無證據,而最後,瓜生自揭謎案。為何大boss要揭露案情,那更爆了,瓜生原來是十多年前紅磚醫院案的死者早苗姐姐的私生子、勇作刑警的孿生兄弟。

故事比較複雜,不是三言兩語能交代,主要敘述須貝被謀殺,勇作查探過程中,遇上中學同學瓜生,以及他的初戀情人美佐子──瓜生現在的太太。

勇作與瓜生在中學時代一直是競爭對手,瓜生出生於富家,但沒有繼承父業,反而選擇作為腦科醫生。因為須貝的死因,涉及一項上兩代開展的秘密腦科研究工作。根據父親留下的調查筆記,勇作一直認定瓜生家族涉及不可告人的腦實驗研究,也認定瓜生是本案的主犯。

此案隱隱牽涉到勇作童年在紅磚醫院認識的、突然被墮樓的早苗姐姐。勇作父親是刑警,一直追查早苗的案件,相信她是他殺,但一次瓜生家族探訪後,父親終止了調查,在父親帶他去拜祭早苗的墓地上,他第一次遇上瓜生。後來瓜生跟他同上一間中學,因為同樣是班中優秀的人物,常互相較勁,兩人難解的緣分由此展開。畢業後,大家際遇懸殊,想不到須貝的謀殺案,又把他倆扯在一起,而更出乎意料的是,瓜生竟然是他的兄弟,而童年時他常去醫院探望的小姊姊早苗,不單是腦實驗的壞症,更是兩人的生母……

這本小說跟一般的推理小說最大不同之處是,兇手瓜生一直是「呼之欲出」。瓜生從一開始就被勇作認定為涉案者,在命案揭發之初,美佐子就在犯案時段無意中瞥見瓜生的背影偷偷在家中出沒。勇作一直調查瓜生,當中又引出童年時的紅磚醫院謎案,但瓜生如何犯案、犯案動機一直沒能完全揭開。這種兇手一開始已經露餡,卻又抓不到實在證據的安排,就跟一般偵探小說不同。

整個事主要以勇作視覺去展開敘述,心理描寫較多,我竟然沒有快跳地從頭到尾認真看。上兩代人的秘密研究,竟然把三個人的命運連結在一起,成為彼此的「宿命」;而謎團解開後,無論勇作、瓜生,還是美佐子,也得到精神上某種解脫和人生上的超越和成長。重點不是尋兇,反而隱隱包含一種心靈治癒的歷程。作為偵探小說,此風格算是頗為特別。

雜記數則

疫情下的清明節悄悄過去了。又到重陽。重陽補假,吃過早餐,到新填地街市去買白菊。平日一般去花墟買花,但這兩周為了備課趕製簡報,週日早操也省掉,沒能到花墟。

花檔附近可熱鬧,圍著十個八個人在挑花,平日檔主叔叔總是悠閒地聽收音機播佛經,偶然抬頭看看詢花人,今天可忙得不可開交,收錢收到手軟。本想買大白菊,貴啊,平日五塊一枝,起價三倍要賣十五塊,最後還是選了小白菊……我對白色花情有獨鍾,白百合,白菊花,都喜愛,純淨潔白的花色,寧靜致遠,安在花瓶中,自能把周邊空氣沉澱成境界。

*****************************************

本周兩次搭車過站,去到總站才能下車。從總站走回上海街,大概要花上十分鐘,上天橋,過隧道,走大街,仿佛跋涉許多路途。好不容易終於坐進餐廳,舒心地吃個早餐……蛋治加檸檬茶──這間餐廳的檸檬茶越來越合我心意,茶色融融,苦澀中帶著檸檬的甜香……

***************************************************

週六鄭醫師帶娃來探我──其實是腰痛痛到半邊腳也麻痺,要急救,確實有點嚴重……

下針後,鄭醫師說﹕「現在每星期我們都去迪士尼玩,買了套票……」每個星期!哇……厲害……

媽媽躺在床上,小娃開始纏著我,問我懂不懂摺疊鋼琴,我說「不懂。」她硬要摺鋼琴給我看,我看她摺好製成品,拍手鼓勵鼓勵,她竟然再問我要紙,原來是要我跟她學摺,其實我最討厭做手工,我妄想拒絕,並且再三拒絕,她卻不依不饒,笑臉看著我,帶著熱切期待的目光……我不想在她的小心靈留下人間冷酷的陰影,而這刻,鄭醫師又不能動彈,我是她唯一的可以依靠的目標和焦點,我,唯有讓步,勉為其難跟著摺……迪士尼、摺紙……幸好我沒小娃,以我有求必應的體質,我肯定會累死哈哈……

摺完鋼琴,小娃還想纏我,我實在不想再摺船或者帽子了(射手座不喜歡被迫著做事情)──看來我不露兩手,她不會罷休……我靈機一觸,說﹕「那樣吧,你懂得用橡筋勾五角星嗎?」那是兒時常玩的小手藝,她搖搖頭,那我可要出手,拿起橡筋,然後,套在拇指、食指,然後用另一隻手的食指勾出,然後,怎樣呢?把勾出的橡筋套在尾指?但怎樣勾也勾不成……原來我已經忘記拉星的方法啊!本想在小娃跟前擺顯,卻窘了……

「沒理由啊,我以前常常勾的,竟然忘記!」

鄭醫師說,妳上youtube找一下,一定有教的。

我不忿氣,想再憑記憶勾出星星來,試了一輪,最終都屈服,上youtube好了。然後,跟著視頻指示,勾出星星來,第一、二個步驟我當初是做對了,第三個步驟弄錯了,套在尾指前應該把橡筋反一個圈圈啊!小娃興趣盎然跟著我看視頻……然後我繼續教小娃勾星──原想用五角星打發小娃 (教完她後由她自己勾星星,然後我可以網游天地去),想不到,事情峰迴路轉,最後,我自己為了勾這星星花了接近二十分鐘………

跟小朋友相處,真的要充沛精力──雖然這方面我耐性不夠,但聽說射手座最容易跟小朋友相處,因為射手的智商,只有三歲,能夠跟小友共情共振哈哈。

這兩周總共製作了超過四百張剪報。單元五只有五頁word筆記,卻設定為十五個教時,唯有額外補充資料,最後這單元共做了一百五十張簡報,應可頂得三堂課。最後的單元六也剛製作完畢,原本只有十多張剪報的筆記內容不夠應付三個小時的課,我增新了額外資料,共四十多張簡報,估計夠用。這樣就可以收工,下周可以上曲課,我又可以恢復日常,繼續做圖和剪片……

近兩周也開始每天練胡了。丟下兩個多月,重新拉胡,感覺反而更得心應手,真是奇怪……這是什麼道理?

剪髮記

前幾個星期,陳醫師來電情商我替她理髮……記得上一次她曾批評我用剪刀的方式,作為業餘理髮藝術家,我的尊嚴受損了。我說﹕「妳上次不是批評我,說我剪刀角度不對,沒把剪刀放平,把妳的頭髮剪壞了嗎?這次我也會用回上次的方法剪,如妳不接受,我就不剪了。妳好好想清楚要不要我剪。」

「妳就不可改改方法嗎?」陳醫師說。

「哈,我偏不,妳不能干涉藝術創作者。」

可憐的陳醫師,一向幫她剪頭髮的友人已經移民美利堅,我應該是她手頭上唯一的選擇。射手的執念,最討厭被人操控 (包括剪髮的手勢),我可是無償的──但如果我是剪髮師,我一定顧客永遠是對的,當然我會用我的方式說服我的顧客。陳醫師不明白,剪髮是藝術──正如妳不能一邊批評畫家一邊花錢買他的畫啊。陳醫師聽我數落一頓,語焉不詳地混過去。其實我已盤算好,吸納她的意見,用她要求的刀法去剪,這次要把剪刀放平,看看效果──畢竟,我也是個虛心的剪髮家嘛哈哈。

待到五點多,門鈴一響,陳醫師提著葡萄進來﹕「看!給妳帶吃的。」

這時我才發覺,陳醫師的頭髮已長到幾及腰間,真的要大修理了。

一開始,她就嫌我剪得太短,她要求剪到大椎,我卻一落剪刀剪到腮邊的長度去。這次我自首,坦白從寬,反正挽救不了,不管了,誰叫射手的快剪比箭頭強!她欲哭無淚,一邊緊張地千叮萬囑,不斷地說﹕「我的頭髮跟妳的不一樣,妳頭髮又多,蓬蓬的亂剪也不會太難看,我的頭髮少,貼著頭顱,剪得不好就好難看呀……(下刪除一千字)」,看來她並不明白,太多壓力和干擾會嚴重妨礙藝術創作……

我很細心地為她分區修剪,比替自己剪髮還用心。

終於半小時左右,大功告成。

我正面看看,驚呼﹕「哇!好好看!我非常滿意啊!這長度看著精神,也很好打理呢,反而如果剪到大椎,頭髮容易外翹。妳照照鏡 (我知她不會,因為她最憎照鏡)!」

她笑笑說﹕「妳說滿意就OK,我信妳了。」其實我上次也說滿意啊,但妳不滿意呢……

感謝她信任,在上次「陰影」和我的「免責聲明」下,仍找我操刀。

藝術有價,她事後請我吃大餐哈哈。

第二天收到她的訊息﹕「這次剪得很好,我很喜歡啊!」

老媽的生日蛋糕~

花墟~

周記一則

上週鄭醫師來針灸,說腰痛厲害,半身麻痺──以前打高爾夫球太入迷,後來又要帶娃,腰部嚴重勞損……替她針灸和走罐,緩解病情。剛巧當天下午時段病人密集,可幸小娃乖乖安靜坐一旁,專注畫畫,不用我操心。

筋骨勞損,就是風濕,很難根治,除非初發病時很認真很徹底去治理,而且之後也要做鞏固及定期保養治療,但一般人沒有這種耐心,只能帶痛生存。

有人問,拉筋可否治療,我認為不能。拉筋可以防治,但對於已經形成的疼痛,極其量可緩解、減慢惡化,但如果急於求成,拉筋動作不正確,再度受傷的機會很大,因為本身勞損的肌肉已經失去彈性、狀態平衡、或已形成結節,條索或已經脹大,本就不耐受正常牽拉,容易出現運動創傷……所以拉筋前熱身、注意身體反應、動作合理、循序漸進,很重要……

治療後的餘興節目,吃糖水和魚蛋。很想吃雪糕,鄭醫師說﹕「秋天來了,吃甚麼雪糕!我地一定吃熱的!」我只好打消念頭,忠言逆耳、近朱者赤,好的好的……

周三到長沙灣教再培訓陪月課程,有點緊張,因為連續上七個小時,時間有點長,加上首次教這課程,備課需時,難免有壓力。課堂將完結,行政部梁小姐告訴我,確認食療課程可於下周五開班,每周一節,連續十周。同一天,收到曲課班長復課的訊息,說本周四開課了。幾經爭扎,還是向老師請假一個月,因為要集中精神備課……希望備課順利,下月可歸隊……唉……為何重要的事情總是一起發生……

小安然的鞋子,閃光燦燦的,漂亮……

之前做的圖,三千鴉殺。

原圖色調較灰暗~調色後鮮明得多~

 

原圖實色~調整後加上少許特效, 有點夢幻效果~

 

原圖是這兩張~合併後成為大海報~

高胡課已停三個月了~有空拿出來拉空弦~養養胡

某天街景~窗外大霧一片迷濛~

 

週日公園

 

周六晚下一場大雨,可幸翌日放晴。

如常來到公園早操。

地上的落葉多起來了,發覺它們竟然組成了圖案,有趣吧。

喜歡在這棵樹下做運動。它葉片特別巨大,有兩至三個手掌大小。

停課兩個多月,拉胡、唱曲也沒有動力。多出的時間用來煲劇,看些劇本原著等,也激發了創作意欲――這兩周忽然愛上剪片,順便溫習一下PS,把看過的劇二次創作。

樂團群組久未有動靜,昨天向老師發了個獨奏視頻過來,大家踴躍發言,熱鬧了一陣子――大概復課的日子也不遠了,是時候練練胡了,這又才醒起,停課前請向老師幫我買了一把老紅木二胡,還未見過面,唐同學到向老師家中上課時拉過,說音色很不錯,拉下去應該很好,我是主人倒看也未看過碰過它……

上週拿起來診所的二胡拉一下,生疏了許多。前晚在家也隨意玩著,家裡沒有譜,幾個月前能脫稿的《良宵》也甩掉一半……果真是要「拳不離手,曲不離口」,疏懶不得。

小米說自己也幾個月沒碰過家裡的箏了,問我:「妳有無練胡?」

「沒有上課,沒有動力,沒有入,哪有出?不是跟妳一樣光景啊!」

****************************************************************

餃子早餐~近來愛吃

竹竹~猶存

老媽嚷著:「這傢伙怎辦?生得這樣快!」

我怎知道怎辦,放在在窗外,跟虎尾蘭一起,那虎尾蘭好端端,這勒杜鵑不兩天葉子就焦了幾片,嚇得老媽趕緊把它搬回浴室去。它長得夠兇,不一會又飆高了好些,不知道哪裡安置了。我說:「妳把它捧回來的,妳自己想想法子……」我愛莫能助……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