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江湖之不良人》第四季 (三)

《不良人》第四季一早已經追看完,思緒沉積兩個月,執筆數次,還是斷斷續續,或者,現在應該來一個小總結。

第四季只有短短十三集,集集高能下,苗疆之行,就此結束。

對於本季,我是,非.常.滿.意,無論人物造型、個性形象、情節、都是歷季中最精彩的。

蚩夢最終沒有死,但留在苗疆重整舊部。

結尾中,主角四人團騁馳橫越荒野,返回中原。

苗疆線告一段落,意味著廣受動漫愛戴的蚩夢要下線了。大家最期待想知道的是,最後李星雲情歸何處……

第十三集結局,大部分都是蚩夢的高光時刻。

蚩夢中了毒公的雙生障,為救星雲,仍然把毒公幹掉。根據雙生障,蚩夢將會與毒公同一下場,就是五感盡失,然後死亡。

蚩夢「死」前希望知道星雲的心意,與星雲去到自己小時候看風景的地方。這段拍得很感動,對蚩夢這個角色來說,算是個無憾的收結。

草坪上,兩人遙望遠山。蚩夢逐漸失去五感,先失明、而後失去聽覺,最終快要死掉……蚩夢問了一個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小哥哥,你的心裡到底有沒有我?」蚩夢已經看不見、聽不到,還差嚥下最後一口氣,星雲情急之下,吞下她葫蘆中的情蛄──就是讓對方知道自己心意的一種術法。鏡頭中,用了蚩夢的觀感去進行畫面敘述,先是四周聲音滅寂,只有蚩夢「聽」到星雲的心意後的面部表情,從此定格,畫面淡出。這段情節編排,有點取巧,最終並不明言,星雲的心意、那「無聲」的答案,就由看官自己猜想。

很多夢迷說,星雲終究是喜歡蚩夢的──我只能說,人總是相信自己想相信的。編劇聰明地,把這段感情用了一個「開放式」了斷。星雲的心意是甚麼,只有蚩夢「聽」到,最後,竟然是讓觀眾自己隨心,選擇相信甚麼就是甚麼了。

不過依我看來,李星雲雖然日常喜歡打嘴炮的吊兒郎當,但感情事倒是拎得清。之前他多次拒絕蚩夢,真的絕不含糊。他對蚩夢應該是偏向像兄長一樣的存在,而不是男女之情。所以,星雲的答案,如果走心,還是拒絕的。

就讓事實說話。最終,陪伴星雲返中原的,還是姬如雪啊!

一直有很多人疑惑,星雲為何始終心念姬如雪。我的看法是﹕雪兒一直在李星雲心中是個非常特別的存在。兩人都是孤兒,身世坎坷。宮廷鉅變,星雲被老奴帶出宮,流落民間,得陽叔子撫養成人,之後開展他一段尋找身世之旅;而姬如雪更是身世不明,自小被拐,在幻音坊長大,被訓練成為殺手……由於缺失的童年,兩人很能感受到對方的脆弱點。世人一直不理解李星雲,有皇帝不當,寧願歸隱山林當囊中,唯有雪兒隨他認同他。所以,在李星雲心目中,雪兒一直是高於其他人的存在。唯有姬如雪,一直是李星雲的人生知己、靈魂伴侶。這對CP常常讓我想起《紅樓夢》的寶黛配,人人要寶玉取功名,寶玉厭棄,唯有黛玉明白他……我真心懷疑星雪CP的原型是參考寶黛配,細想一下,叛逆走心的落難皇族、孤傲清冷寄人籬下的孤女,這核心設定,是不是有點太接近……

雖然蚩夢性情討喜,很多人想拆官配,但我看來,雪兒才是星雲的良配。冷寂高傲的雪兒,確實不屬主流的女主人設,但這性情,有其成長因素在內。這樣的姬如雪,我一直覺得很好,她獨立沉著,冷靜而有謀略、甚至常常擺著一副臭臉,我都覺得極具個性,我就是特別喜歡她……她和星雲最終隱於山林,逍遙度日,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完美結局。

結尾主角四人團重返中原,下季故事主調又移師到中原逐鹿。

第五季,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了,因為有第四季的精采故事,我會更耐心等候第五季的到來……

PS~張子凡同學!你的髮型可以改回舊款麼 ~

《畫江湖之不良人》第四季 (二)

上週播出第10集。編劇沒有讓我失望,不單打了半集,還打到飛起!

尤川果然是奸細──但我也錯怪他──原來他也身不由己,被毒公暗中下蠱,從李淳風布置的地下室內取得製造「兵神怪壇」的最後密訣。

星雲等人去劫囚車,與雙生怪人展開激戰。星雲這集翻帥──記得第一季的星雲,戰鬥力非凡,一人力敵比自己武力值高的五大閻君,尚且打得對方損兵折將。但自從遇上不良帥,雖屢次習得奇功,但與敵對戰,卻幾乎戰戰俱敗。雖說對手都是與他實力差距極大的高出手,但作為男主,真是,說不過去。

這集星雲,跟雙生怪魔決戰,星雲憑早前侯卿透露的訊息,用計破除他倆的功法。武力、智商雙雙在線,星雲終於支棱起來!

這一段打鬥戲要擊節讚賞!無論動作、對白、節奏、運鏡 、 配樂都是,非常出色……

虺王被救出來了,但卻又引出毒公的更大陰謀──那些藏在苗疆的生化武器、百年前李淳風所言的「兵神怪壇」,我原先以為這「得之則得天下」的「兵神怪壇」是十二峒製出來的利器,卻原來是,用生人下蠱煉出來的刀槍不入的怪人兵團!謎底揭開了。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畫江湖之不良人》 第四季

不良人第四季終於登場。

動漫迷久待兩年,等來了苗疆之旅。

這次主角團除四大台柱李星雲、姬如雪、張子凡、陸林軒外,再加入了蚩夢、侯卿,第六集又加入敵陣轉投的尤川(疑為間諜),共七人。

四位台柱+ 蚩夢

侯卿出場~竟然出動大炮救人……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e795abe6b19fe6b996e4b98be4b88de889afe4baba-e7acac4e5ada3-03.mp4_20210613_231229.939.jpg

尤川背叛毒公加入主角陣型~濃濃無間味~

因為第三季「不良帥」袁天罡已領飯盒(我真的不信他會死!李淳風卜的卦明明說過,李星雲不會當皇帝,袁天罡不會死……),之前屬主角團及來自不良人組織的如上官雲闕、溫韜、還有傾國傾城等,必須撤掉。這季的「敵對」陣形換上半新人物毒公,還有元老級李嗣源,其餘前季主打的孟婆、鏡心魔、甚至再之前的黑白無常等,全數下崗。

第四季主場移師苗疆,許多新角色物登場,重頭戲當然是十二峒高手。

這次星雲等人遠赴苗疆萬毒窟,目的是幫助營救蚩夢老爸──被毒王囚的虺王蚩離。

主角團一如既往,戰鬥力偏弱,與敵人對陣,輸多贏少,基本上每次都靠人營救 (即是等運到)。

李星雲一直被謔為「最廢男主」──身為龍裔血脈,拒絕雄圖霸業;身懷武功絕藝,卻寧歸隱山林當囊中;奇遇不斷,習得神功,卻在多次被擒、戰敗、受傷……完全違反主角即上帝的鐵則……但是,我一直好喜歡這角色。

對於李星雲,評論的大多不滿他胸無大志,無所作為。

我感覺是,這些批評,都是基於中國人自古的功利功名思想出發。流著龍血,為何一定要當皇帝呢?那還是一個已經氣數已盡,已經滅亡的皇朝!

我特別能理解星雲事不妄求,順應天命的性情思想。

李星雲自小流落民間,幸得脫離不良人組織、在鄉間避世的陽叔子救回一命。陽叔子醫術武學皆精湛,為讓星雲遠離江湖紛爭,只把醫道傳授星雲,武藝悉傳陸林軒。星雲的一身武藝,還是瞞著陽叔子跟不良帥習來的。星雲與陽叔子相處十載,陽叔子清淨自然、與世無爭的思想,對他不無潛移默化之功。所以,當他得知自己身上流著龍血,拒絕不良帥為他設下的不凡人生規劃,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所為,有所不為,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個人意志和選擇權利。且拋開功名偉業的老思想,從個人的本質去看,李星雲俠義心腸,心若明鏡,外界紛紛擾擾,他卻不為所動,對蒼生,對自我,都有超然於世俗的執著,這才是真正夠格的人物!

本季星雲~不是顏值最高 但肯定是最帥的存在~

我天!!星雲又受傷了!!! 帥哥你有幾條命啊~好吧你是主角, 傷就傷唄 反正死不了哈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e795abe6b19fe6b996e4b98be4b88de889afe4baba-e7acac4e5ada3-03.mp4_20210613_231153.061.jpg

本季漫迷最關心的,還有星雪CP的感情走向。從第二季姬如雪為星雲擋箭身死開始,不少人希望姬如雪不要復活。

雪兒身為女主,外型一直被詬病為「太普通」,性情又孤高淡漠,不討喜,連武力值也很平庸,絕非星雲「良配」;加上第二季活潑可愛的蚩夢登場,導致拆官配呼聲不斷。第三季,雪兒被毒公下蠱復活,成為監視和伺機謀害星雲的工具人,這樣的人設,真的很趕粉,……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81dce035f9bb6d63f40b3d31a88b3973.png

雖則這樣,我從頭到尾,沒有動搖過、只站星雪這對官配,也覺得只有雪兒跟星雲在一起才是最美好的畫面。原因無他,因為我實在喜歡星雲,愛屋及烏,星雲喜歡的,我當然也喜歡。而且,星雪波折重重,太虐了,希望兩人能有好結果。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2ded46f65a5265cc2b0ddf15e1953544.png

本想在網上找個星雪混剪,卻看到這個視頻,應該是第二季星雪的總結片段。片頭四人(加插有路人甲不良帥) 的「自拍」片段,很能突出人物性情。

說回第四季,人物造型更精美 (除了張子凡新換的清湯掛麵髮型──還我帥哥!),武打動作設計出色,劇情節奏掌控、配樂各方面,都展現出極高水準,超越之前三季。

這季真是,每集都好看,沒有冷場。每集都,熱血沸騰!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13163c11660d489ba0ff799c1030f623.jpg

動漫我很少會連看兩遍以上,這季竟然,已經二刷、三刷,個別鏡頭N刷。連片頭音樂的畫面設計也很有心思,所以,我每次都不忍錯過。

片頭,星雲黑布蒙眼,背景從市集轉換到火光融融的夜空。是不是預示星雲會有眼睛受傷的情節?

之後一段,有武器登場的畫面來代表人物,構思挺特別。

這華陽針和龍泉劍,星雲的武器。

同文館的扇子,子凡的武器。

玉笛子,侯卿的武器。

這一季,每集每個人物都喜歡。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的有三個片段﹕

第2集,星雲受重創,脈氣將絕,求一線生機,即場教蚩夢用華陽針法,替自己續命。這針療過程描述竟然非常細緻,穴位、次序、針法輕重等,都一一交代,迫真緊湊,也突顯星雲針法高明。這邊廂搖針續命,那邊廂追兵又至,氣氛緊張至極……

第4集,身分神秘鼠女挺身替主角團擋敵,身分竟然是蚩夢老媽……驚訝吧!我看到這裡的時候,跟蚩夢聽到「我是妳──老──媽」時候的表情,應該是一樣的哈哈。

第5集,回憶二百年前,袁天罡欲收服苗疆十二峒,掀起與李淳風王道與霸道之辯。李淳風暗助十二峒避世免去戰禍-─這才有後來十二峒人為報李淳風之恩情,承諾幫助李家後人的一段淵源──這段描寫李、袁兩人,亦敵亦友,惺惺相相識,情誼令人嚮往。不過,我真的懷疑,兩個政治觀點南轅北轍,做事手法南轅北轍的人,是否真可以成為知己好友……漫畫之所以動人,就是因為它能超越現實吧……

第九集已追平,等待下周新出……

按﹕不良人是唐代主管偵緝逮捕的差使,其稱謂為“不良”或“不良人”。

《唐五代語言詞典》“不良”條:“唐代官府征用有惡跡者充任偵緝逮捕的小吏,稱為‘不良’,俗又稱之為‘不良脊爛’,其統管者稱‘不良帥’。

中醫課程

上來一看, 原來已兩個月沒有更新文章了~

今天第一次到某中學講課。事緣何醫師因事,要到台灣旅遊一年,原本她與陳醫師拍檔教授的中醫助理日校證書課程,無人接手,陳醫師請我幫手,我就答應了。

我不是第一次教授中醫日校課程。

大概六、七年前,在華夏就教過一個高級文憑班。那時教授的是生理解剖、針灸和推拿課。這生理解剖課很難找導師,因為那本是西醫課程,但這類課程絕對找不到西醫教授的,校方只好找中醫頂上。我們以前本科班找的,多數是在內地完成中/西醫課程,後來來港當上中醫的當導師,因內地中西醫分科不是很嚴謹,中醫需要修讀比重較高的西醫課程,而且,中醫院也是可以用西藥、打針、做手術,跟香港情況不一樣,換句話說,內地畢業的中醫,其實是半個西醫。但當時華夏那邊確實找不到合適的導師,我就勉為其難任教了。那年我教生理解剖當真吃力,始終自己不是西醫本科,備課花上不少時間。該課程我只教了一期,他們再邀我教,我也拒絕了,感覺自己真的不合適……但那時也只是上課一個上午,好像也是三小時一課。

這次的中醫助理課程,我教的是中醫基礎理論,應該駕輕就熟,但這課程是密集上課的,我一周教授一天,需連續講課八小時,這是前所未有的。上午四小時,午飯一小時,再接四小時的課。

今天是第一天講課,進度適度,完成了「陰陽學說」及一半「五行學說」,減去小息時間,講授時間大概七個小時,共一百六十二張簡報。講完課後,雖然不算太疲倦,但真是喉嚨痛,當然不再回診所,直接打道回府休息。

從未試過教授這樣長的課時,匪夷所思哈哈……

上月某個下午,陳醫師在旺角監考,有兩小時午飯空檔,我到旺角跟她飯聚。樓上的越南菜館,陳醫師喜歡飲食新體驗,我跟她試了個雞蛋咖啡……

跟C飯聚,她選的韓國菜飯店,任吃泡菜,我吃了好多好多哈哈……實在太美味了……

A難得出來佐敦,以前她在凱豪樓下學聲樂,每個月都順道上來一、兩次找我飯聚。但疫情關係,她已停學年多,期間, 我們只見過三幾次面……


前幾天家中電腦window更新後,我的photoshop功能失靈,一點ALT鍵就死機。ALT是吸色器的快捷鍵。用畫筆時,可以不用ALT吸色,而用正規吸色管鍵,但用「印章」時卻不能,只可用ALT鍵進行吸色。換句話說,我不能用印章功能了,不然就死機……我後悔後悔這更新啊,搞了兩天,諮詢技術支援葉先生,終於,終於,把電腦復原的未更新前狀態,可是,可是,ALT鍵還是半失效中,點開還是死機,網上尋找一下,有說點ALT鍵時要在英文輸入法狀態下,才能不死機--啊,這什麼規矩?明明之前不用管在哪種輸入法狀態下都可以隨意用的ALT鍵……

勒杜鵑~剪掉枝條後長花了~

新來報到的老紅木二胡,相處得滿好的。

老媽新作菜色~芫西加入菇菜中~味道真的很可~

初春記事

又到新春。鼠年,抗疫抗到生活失常。乏善足陳。

牛年,希望「疫情」快點過去。我只想正常生活。

年二十九,去辦年貨、逛花墟。當日整天下雨,花墟人多,走動起來非常不便,但一個下午下來,總算達成目標。

昨天三級考試班搞聚會,到向老師元朗家裡拜年。老師平日自己煮吃,我們有機會一嚐她親自烤製的芝士牛奶蛋糕,非常美味。大廚由老師及唐先生負責,我從旁協助遞送碗碟。

老紅木二胡已經到手,可是回來上微調時不小心,把內弦弄斷了。幸好下周二復課,到時再帶給老師幫忙上弦。

近日愛上修圖,PS摸得挺熟的,只是一向用的PS7.0版本太舊,好些功能沒法應用。

近日也做視頻,水印問題也解決了,慢慢砍柴去。

正在看部網絡小說《我的錦衣衛大人》,看完後有心情就寫個書評……

因為在某個網站小組加了關注,最近看了一些「自戀人格障礙」的文章。

以往社會上對於NPD的認知、相關資料論述都較少,看這些文章,再對照我曾遇上過的確好幾個NPD,感覺蠻有趣的。據說NPD經常會纏上INFJ。這些文章,能提高大眾對NPD的辨析力。只要掌握NPD的行為特點,辨析真的不難。而應付NPD的最佳方法當然是,敬而遠之……

迎接二一

2020過去了。生活失序的一年。群眾恐慌,莘莘學子,失去寶貴學習時光……生命苦短,這樣的日子,一日已經是太多了,想不到,還過了三百六十五天!慨歎這年等同白過,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2021不敢寄以厚望。心隨境轉,很多事情在沉澱和沉思中。

最近因為搞混剪,重看《離人心上》。初月雖然千方百計想要逃離薛府,但在那裏的日子,都是快樂的,她得到夢寐以求的夜夜安眠,也遇上她的愛情一朝缺離,當時只道是尋常的小事,卻成為珍貴又遙不可及的回憶……所謂滄桑,不一定是大開大合蕩氣迴腸,更多時候是存在於最尋常的小事小物的一言一笑的變換之中。此之謂無常。戲如人生(好的劇能給你人生體會和反思,但無論看書或看劇,得不得著,得看看官的腦袋架構),放諸現實此時此刻,何嘗不是如此?每天被迫戴上口罩,才發現,原來能夠呼吸自由空氣的日子是奢侈的……被迫看著手機電腦上課,才發現,跟同學一起學習的日子是快樂的……珍惜當下,就是珍惜尋常,所謂幸福,不過如此……

*************************

桌子抽屜壞掉已經好一段日子,過年前的起心肝,換張新的,去舊迎新,要把抽屜跟桌面上的所有物品都搬出來,換新桌後又要歸位,由於雜物太多,搞了一整天……

*****************************

樓下的牛肉炒蛋波蘿包,美味,近日下午茶都在吃這個哈哈……

************************

週日鄭醫師又帶小娃來針灸。給小娃紙筆,她畫了這個,還遞到床底給鄭醫師看,鄭醫師一看,問:「這是畫誰?」小娃笑而不答。

鄭醫師窮追不捨:「臉是圓形的,一定是Clara姨姨了。」

小娃終於點點頭~(哈哈)

************************

聖誕節,藥店搞party,吃火雞餐。好久沒有參加較大型的節慶活動了,如果跟相熟的朋友一起,相聚一刻,就算說說無聊的笑話,也是美好的尋常,今年已盡,只能懷想……

************************

病友特意送來的紅酒,晚上開餐時送大蝦。我飲不得酒,兩杯下肚變關公,以前還過溝酒飲,酒精敏感,手指發脹哈哈。我奇怪體質,飲咖啡後昏昏欲睡。飲完茶也能立刻睡覺。但唯有飲酒後反應正常,頭昏昏,魂遊太虛。但紅酒畢竟是美味的,我研究出一方法,可以飲酒,第一當然不能空腹飲,第二,一小點一小點,像蜻蜓點水的飲,三份一杯酒,用兩個小時飲完,那就不會有太大反應了。

************************

老媽做的乳鴿,真是人間美味――沒有擺造型,照片也拍得不好,味道可是一流的。

****************************

近日做了個《三千鴉殺》的混剪。二零零零年,抗疫之時,我因緣際會看了此劇(劇情支離破碎,不提也罷,但卻促成我學習混剪,帶給我無窮樂趣),就把這套混剪,當作紀念吧。

這段剪輯中,我較為滿意有兩處:

1、2分08秒:覃川吻別傅九雲,取一個鏡頭直落,佔據整整兩句歌詞的長度,但我自己感覺頗能烘托出感傷的氣氛。

2、2分47秒:覃川放出老虎,轉折為與傅九雲深情一吻,情緒突然轉換,錯落有致……

當然,自己的作品,肯定有點主觀,自說自話,不如旁人的反饋卻般具參考價值……

做了大概十個混剪,始終解決不了兩個問題:

1·水印。業餘軟件沒有甚麼很有效的方法滅掉那殺風景的水印。上網查找,試過一些建議的方法,例如剪裁視頻,剪掉水印部分,但這就變相放大了原來的影像,有時甚至會剪掉人物的頭部,影響觀感。用馬賽克遮蓋也不行,那馬賽克比水印更礙眼……既是業餘性質,就由它待著算了……

2·剪接處的雜音。有時候剪接交會處會有沙沙的雜音,用過不同方法處理,都不理想,現在做法是,滅掉對白的聲音,似乎好一點,但仍偶有這種情況出現。

這條片原音樂只有三分三十秒,但想剪進的鏡頭太多(現在只選了男女主的鏡頭,但我打算另外做一段九雲個人的,也見過網上也有人做crossover兩個以上劇集、不同人物的,那難度較高,遲些有時間會也試一下。),所以要接駁音樂,剪掉結尾,駁多一段副歌,幸好,音樂過度還算自然……

說來混剪最困難是找適合的歌曲,氣氛節奏意境能配合剪出的片段,找歌,花了不少時間……

在豆瓣看到一篇講混剪的,似乎不錯,貼出來公諸同好。

剪辑大神告诉你:到底有没有成为剪辑特效师的捷径?

如同內文所言,剪輯,是一種綜合能力,涉及審美(眼力、觀察、觸角、選材),節奏感(轉場、踩點、過度、調度),及各種個人素養,需要熱情和耐心去支持,才能完成一件作品。未曾做過剪輯的不會明白,剪出一段短短三分鐘的作品,可能要經歷十天以上的時間,從選材到組合到完成後的修訂等,都是心血結晶。我愛剪輯,感覺當中有對美的體會及釋放,也喜歡看別人的作品,抽取靈感。我的愛好實在有點太多,得好好分配時間,慢慢學習。

週記一則

疫情又再「嚴峻」,一早約定陳醫師吃晚飯,因為食店要六點關門,我們要提早四點鐘吃「晚」餐。

陳醫師推介了一間葡國菜餐廳,環境別緻,全場只有我們和另一檯在角落的食客。

時間緊迫,未到六點,侍應生已經來幫我們結帳。民以食為天,我已吃飽,陳醫師在餐桌前,只管說話,忘記食物,到點才努力加餐,吃得非常趕急。

飯後,時間仍早,意猶未盡,她建議逛海旁,說﹕「記得我們曾逛過海旁,還跟妳一起在那看過煙花,」

「我?跟妳?」

「是呀。」

「我怎麼沒有印象?在尖沙嘴麼?什麼時候?」

「大概四、五年前,那時是農曆年,我們在尖東吃完晚飯,經過海旁,看煙花。」

「這麼浪漫?點解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證明妳無心肝啦。」

「……」

「也好,妳每次都忘記,當作是第一次逛,就有新鮮感了。」

哈,言之成理……

*************************************

新來的鐵樹BB。

上週買的常春藤。

還有老媽買的黃金葛和馬拉巴栗。

又到聖誕。「回歸」後,聖誕燈飾無甚瞄頭。「西洋」聖誕節越來越不受重視。以往一到十二月,滿街商店都是聖誕音樂和裝飾。現在聖誕,就算沒有疫情,也是不比往昔──真是懷念以往熱鬧的聖誕。

逛花墟買松樹時,看到這盆栽,型態別緻,我不禁讚嘆﹕「這盆好看啊!」售貨員起初沒有理會。我越看越好看,跟米米說﹕「真美,我都是喜歡這盆呢。」售貨員搭嘴﹕「妳識貨,當然,這是日本盆栽,要六百元,跟另外那些不一樣(我們的松樹才三十八塊錢)。」我吐舌,六百塊,怪不得鶴立雞群了……

天氣轉冷,這暖手袋正好保護我嬌嫩的「肉」手,不錯。

冬日的雪糕,猶如秋日的太陽,愛死了哈哈。這是珍珠奶茶味,有珍珠的杯裝,中看不中吃,這個雪糕筒裝,才是實際有份量。

************************************

曾老師人在北京,上傳了《賽馬》第七課。組員很多都跟貼課程,已經交了好幾次功課,我卻一次都沒交。前陣子丟下二胡兩個多月,個把月前又重拾練習。這兩天才點進群組,認真觀看曾老師演示的第一至三課。練習原則很簡單,慢練。尤其像《賽馬》這種節奏快的曲,一定由慢練起,慢慢穩固,不可以急著趕節奏,不然就東歪西倒拉不好。老師要求我們第一段用四十速練,分拍。練習順暢後,最少連續演練十次(不出錯為準),然後再提速。提速時,只能每次加兩度,四十跳到四十二,然後四十四,每次提速前,都先退速練習之前的速度,鞏固後再提速,如此類推。他說,按照他的方法練習,拉好這首曲應不成問題。真的不容易,所以,佩服所有演奏家,他們在台上表演一分鐘,背後付出過不可量計的努力和汗水。曾老師教導很用心,我要急起直追了……

************************************

遇上一杯有檸檬味的檸檬茶~茶底很濃,阿姐特意送我一杯新鮮熱水,用來溝淡。

藥店阿姨請我吃的湯丸。原來福建人也吃鹹湯丸的。當晚老媽也造了一樣的鹹湯丸,這是冬天暖身佳品,又美味。鹹湯丸絕對是老媽的拿手好戲,用的材料也多(蝦子和巨型蝦米+冬菇+蘿蔔+瘦肉),味道當然更鮮美了。

不可停止聚會。每周上茶樓,振興經濟。

日記一則

今天一早起來,自個兒去公園做早操。記得大概是四、五年前,曾經習慣每天都去公園早操一輪,或登上公園後的小山去,當作運動。公園後的小山真是一個小山,拾級而上,走十分鐘就看到有村屋,因為有人餵食,附近有許多狗隻流連。那已是差不多到山頂,接著下山,多走二十分鐘,就可走到山腳,到達石硤尾(那是聽聞的,我未曾試過這路線,通常只是原路折返,返回公園。)

沒有去永興吃早餐,因為那裏永遠多人,一個人的話必定要搭檯。

去了另一家相熟的餐廳,那裏有我喜歡的意粉,現在很少茶餐廳早餐仍保留「意粉」這選項,明白的,煮意粉比較費時吧……

今天花墟的鮮花好漂亮,選了紫色桔梗,才十塊錢,還有白色百合。

回到診所,剛準備好下午病人要用的灸粉,鄭醫師就傳訊來,想過來做針灸。

鄭醫師帶著小娃,比約定時間稍稍早到。

小娃進來沒多久就指著花瓶,要鄭醫師看花。記得她上兩周來時,還注意到一向放在櫃子上的花瓶消失了──那是因為我沒趕及去買花。這周她可有眼福,觀賞到剛買回來的鮮花。

替鄭醫師下針,鄭醫師在床上也要小娃唸今天講道教的金句﹕「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好像還要唸是馬太福音幾章幾節之類),「所以,Clara姨姨靚o吾靚呀?要說實話!(語帶威脅地)」搞錯,這樣問問題,想找死……果然,小娃大聲說﹕「o吾靚。(嗯嗯……我可以理解為錯誤的問題必然會引出錯誤的答案嗎……嘿嘿)」「o米住,先要說說靚的定義,如果要好似Elsa o甘樣子先叫靚, 就梗係o吾靚啦,但如果靚的定義係心地善良,關心別人,同埋喜歡笑的話,o甘,Clara姨姨靚o吾靚呀?」(這,明顯是以開放式提問為包裝的反問句……小娃能說不嗎?)

「靚!」小娃答出「正確」答案了。真厲害,滴水不漏不放過每個教娃的機會,而且還拿我當教材,真……賞面……我腦海中又浮現畫蛋撻和四方餅的事件……陰影還在哈哈……

之後鄭醫師還補上一句﹕「現在是洗腦最好的年紀,一定開始要洗腦。」──這句我倒是贊同的。《聖經》上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我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樣子,孩童時接受的觀念,起了決定性影響。我興幸自己小學時(被洗腦的年紀)母校是基督教學校,而且,非常重視德育,每天早會都各種訓言,耳提面命,奠定我們日後的是非觀、價值觀,還有待人處事的基本態度。記得那時男生冬天校服也是穿短褲的,一直覺得很不解,但現在回想起來,那也是一種鍛鍊意志力和體魄的方式……

下針後,我忙著剪膠布,無暇兼顧小娃,安置她在床邊塗顏色。回頭看她的工具擺設,真是整齊有序。

一切搞定後,到吃豆腐花時間了──樓下松記兩周前已在裝修,只好改地方吃豆腐花。

吃完就逛逛街市,正想離開,小娃突然雀躍地指著旁邊花檔的鮮花,示意要買花。我問鄭醫師﹕「妳家平日插花嗎?」「沒有啊。她可能看到妳櫃上的花瓶,所以要買花插。」大概是這樣吧。對美的追求,也可能源自長輩一些小小的生活習慣,耳濡目染吧。記得小時候老爸特別愛種植,家中常常擺放長春花,茉莉花之類。回想起來,我喜歡植物,可能也是有這樣的因緣吧……

小娃選的花──小黃菊。其實是我跟鄭醫師誘導她選的,純粹因為便宜和襟插……

讀書報告 《宿命》東野圭吾

警告: 以下內容嚴重劇透劇透

    我少看推理小說,但感覺這小說跟一般推理(或偵探)小說不一樣。主要是,主角勇作雖然負責調查富商須貝正清的命案,一路抽絲剝繭,但最後,抽出兇手的卻不是他。須貝之死涉案者有三個人,頭兩位落網者,並不知道第三位兇手的存在,而最後大boss瓜生並無落入法網。整個查案過程中,案中有案,此案須貝的死因還涉及十多年前在紅磚醫院的一宗舊案。雖然勇作的調查越來越接近事實,但一些謎底和關鍵處,並未能完全解開,至少大boss的犯案動機,一直不明確,最後,揭開所有謎底的,卻是瓜生本人。沒有福爾摩斯,沒有柯南,沒有全能勇探,連第一、第二犯案者也不是由勇作發現的,他雖一直懷疑瓜生,卻苦無證據,而最後,瓜生自揭謎案。為何大boss要揭露案情,那更爆了,瓜生原來是十多年前紅磚醫院案的死者早苗姐姐的私生子、勇作刑警的孿生兄弟。

故事比較複雜,不是三言兩語能交代,主要敘述須貝被謀殺,勇作查探過程中,遇上中學同學瓜生,以及他的初戀情人美佐子──瓜生現在的太太。

勇作與瓜生在中學時代一直是競爭對手,瓜生出生於富家,但沒有繼承父業,反而選擇作為腦科醫生。因為須貝的死因,涉及一項上兩代開展的秘密腦科研究工作。根據父親留下的調查筆記,勇作一直認定瓜生家族涉及不可告人的腦實驗研究,也認定瓜生是本案的主犯。

此案隱隱牽涉到勇作童年在紅磚醫院認識的、突然被墮樓的早苗姐姐。勇作父親是刑警,一直追查早苗的案件,相信她是他殺,但一次瓜生家族探訪後,父親終止了調查,在父親帶他去拜祭早苗的墓地上,他第一次遇上瓜生。後來瓜生跟他同上一間中學,因為同樣是班中優秀的人物,常互相較勁,兩人難解的緣分由此展開。畢業後,大家際遇懸殊,想不到須貝的謀殺案,又把他倆扯在一起,而更出乎意料的是,瓜生竟然是他的兄弟,而童年時他常去醫院探望的小姊姊早苗,不單是腦實驗的壞症,更是兩人的生母……

這本小說跟一般的推理小說最大不同之處是,兇手瓜生一直是「呼之欲出」。瓜生從一開始就被勇作認定為涉案者,在命案揭發之初,美佐子就在犯案時段無意中瞥見瓜生的背影偷偷在家中出沒。勇作一直調查瓜生,當中又引出童年時的紅磚醫院謎案,但瓜生如何犯案、犯案動機一直沒能完全揭開。這種兇手一開始已經露餡,卻又抓不到實在證據的安排,就跟一般偵探小說不同。

整個事主要以勇作視覺去展開敘述,心理描寫較多,我竟然沒有快跳地從頭到尾認真看。上兩代人的秘密研究,竟然把三個人的命運連結在一起,成為彼此的「宿命」;而謎團解開後,無論勇作、瓜生,還是美佐子,也得到精神上某種解脫和人生上的超越和成長。重點不是尋兇,反而隱隱包含一種心靈治癒的歷程。作為偵探小說,此風格算是頗為特別。

雜記數則

疫情下的清明節悄悄過去了。又到重陽。重陽補假,吃過早餐,到新填地街市去買白菊。平日一般去花墟買花,但這兩周為了備課趕製簡報,週日早操也省掉,沒能到花墟。

花檔附近可熱鬧,圍著十個八個人在挑花,平日檔主叔叔總是悠閒地聽收音機播佛經,偶然抬頭看看詢花人,今天可忙得不可開交,收錢收到手軟。本想買大白菊,貴啊,平日五塊一枝,起價三倍要賣十五塊,最後還是選了小白菊……我對白色花情有獨鍾,白百合,白菊花,都喜愛,純淨潔白的花色,寧靜致遠,安在花瓶中,自能把周邊空氣沉澱成境界。

*****************************************

本周兩次搭車過站,去到總站才能下車。從總站走回上海街,大概要花上十分鐘,上天橋,過隧道,走大街,仿佛跋涉許多路途。好不容易終於坐進餐廳,舒心地吃個早餐……蛋治加檸檬茶──這間餐廳的檸檬茶越來越合我心意,茶色融融,苦澀中帶著檸檬的甜香……

***************************************************

週六鄭醫師帶娃來探我──其實是腰痛痛到半邊腳也麻痺,要急救,確實有點嚴重……

下針後,鄭醫師說﹕「現在每星期我們都去迪士尼玩,買了套票……」每個星期!哇……厲害……

媽媽躺在床上,小娃開始纏著我,問我懂不懂摺疊鋼琴,我說「不懂。」她硬要摺鋼琴給我看,我看她摺好製成品,拍手鼓勵鼓勵,她竟然再問我要紙,原來是要我跟她學摺,其實我最討厭做手工,我妄想拒絕,並且再三拒絕,她卻不依不饒,笑臉看著我,帶著熱切期待的目光……我不想在她的小心靈留下人間冷酷的陰影,而這刻,鄭醫師又不能動彈,我是她唯一的可以依靠的目標和焦點,我,唯有讓步,勉為其難跟著摺……迪士尼、摺紙……幸好我沒小娃,以我有求必應的體質,我肯定會累死哈哈……

摺完鋼琴,小娃還想纏我,我實在不想再摺船或者帽子了(射手座不喜歡被迫著做事情)──看來我不露兩手,她不會罷休……我靈機一觸,說﹕「那樣吧,你懂得用橡筋勾五角星嗎?」那是兒時常玩的小手藝,她搖搖頭,那我可要出手,拿起橡筋,然後,套在拇指、食指,然後用另一隻手的食指勾出,然後,怎樣呢?把勾出的橡筋套在尾指?但怎樣勾也勾不成……原來我已經忘記拉星的方法啊!本想在小娃跟前擺顯,卻窘了……

「沒理由啊,我以前常常勾的,竟然忘記!」

鄭醫師說,妳上youtube找一下,一定有教的。

我不忿氣,想再憑記憶勾出星星來,試了一輪,最終都屈服,上youtube好了。然後,跟著視頻指示,勾出星星來,第一、二個步驟我當初是做對了,第三個步驟弄錯了,套在尾指前應該把橡筋反一個圈圈啊!小娃興趣盎然跟著我看視頻……然後我繼續教小娃勾星──原想用五角星打發小娃 (教完她後由她自己勾星星,然後我可以網游天地去),想不到,事情峰迴路轉,最後,我自己為了勾這星星花了接近二十分鐘………

跟小朋友相處,真的要充沛精力──雖然這方面我耐性不夠,但聽說射手座最容易跟小朋友相處,因為射手的智商,只有三歲,能夠跟小友共情共振哈哈。

這兩周總共製作了超過四百張剪報。單元五只有五頁word筆記,卻設定為十五個教時,唯有額外補充資料,最後這單元共做了一百五十張簡報,應可頂得三堂課。最後的單元六也剛製作完畢,原本只有十多張剪報的筆記內容不夠應付三個小時的課,我增新了額外資料,共四十多張簡報,估計夠用。這樣就可以收工,下周可以上曲課,我又可以恢復日常,繼續做圖和剪片……

近兩周也開始每天練胡了。丟下兩個多月,重新拉胡,感覺反而更得心應手,真是奇怪……這是什麼道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