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我們仨

闊別三年,今天我們又聚在一起,在一會仍要開診的星期天下午,這可說是一份最棒的禮物。

三文魚沙拉、牛肩肉、雲呢拿雪糕,每樣我都喜歡──跟好友共聚,本來就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食物只是錦上添花。

大家互訴近況──我們三個都有一個共通之處,都曾從偉大的教育事業中跳軌,各自尋找人生的方向。

最先是S,她跟我一樣,在大學副修日文,二十年前台灣旅行回來不久,就轉當漫畫翻譯和助理,輾轉在藝術機構做行政方面的工作,最近三年在一間日本公司當營業顧問。

然後是V,十年前轉到藝術發展機構工作,三年前回歸校園,意料之外,唸的不是美術本科而是中國文化碩士課程,剛完成學業,待業中......我們都經歷了人生再出發的抉擇,所以有生命的共振。

「台灣之行有多久了?」V忽然問。台灣是我們展開友誼的奇妙「國度」,因為一次為期三周的學遊,我們從陌生人變成日夕共對的學友,課餘時間,大夥兒到處尋幽探勝,遊山玩水。可能因為這一段緣份,我一直特別喜歡台灣。

「至少二十年前的事情。」我說。

二十年?二十年!二十年......兩人驚悚......確實是這樣,我們相遇在那青春煥發的年紀,屈指二十載。

「記得杉木林之遊嗎?」那時我們五六個人,租了輛小貨車上山,貨車在黎明時分的山腰游走,雲海在我們底下,像一瀾瀾波濤向我們湧過來,仿佛伸手可及,那番浩瀚壯麗,一直烙在我腦海中,成為好久以來仍然顫動心靈的景象。記憶中的杉木林空氣非常乾淨,一排排遠遠近近的杉木,立在與世隔絕的山丘上。陽光灑在各人的臉上、髮上,大家沒少流汗水,卻不覺躁熱,只有寧靜和悠閒伴著山鳥鳴叫的回聲──那個早上,是我至今為止最快樂的山旅。

能一起分享著生命中觸動的時刻,我們彼此之間,應存在著一種很深厚的緣分。

台灣回來後有一段日子,我們十數同學,經常聚會。S天生一副好嗓子,常常搞K局,因為她,我也愛上唱歌。那是我們聚會最頻密的日子。

有一年,我們幾個朋友跟V、V媽媽去過一趟日本,也是三週。之後大家各有個忙,甚少聯繫。

「伯母可好?」

「她過世了。就在日本之旅後幾年吧,走的時候很突然。」我難以置信,那時她還只是六十歲上下,「日本之行,是她老人家最後一次人生之旅。」我默然…….「但那次,她真的玩得很開心。」V笑著說。是這樣嗎?那我可要感謝,能夠成為她最後一次旅行記憶中的一部分。

V是個內心很強大的女子。不知為何,她總給我這樣的印象,總是笑著面對生活的挑戰和磨難,拿得起,放得下,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對人世間一切,有種優雅的從容。

至於S,幾年沒見,又長胖了,嚷著要減磅。體重,是她這生的功課,自出生以來她就胖,試過用各種方法去減,卻沒有大成效。可能這跟她比較率性有關──她是那種可以一年飛五、六次去台灣、去日本追星的人,像個小妹妹一樣活得天真,頗有一種「人生得意須盡歡」的智慧,可是這幾年轉工後,假期不像以往的多,動輒出外看演唱會的日子一去不反了,「現在我變成宅女,在家煲日劇,可以足不出戶。」從這點看,她跟我何其相似,我也是不愛外出──當然有時候我也喜歡湊熱鬧,但更多時候我喜歡安靜做自己的事情,或者什麼也不做,也很享受。

再次聚首,我又成為大家旅行的目標遊伴,「不能只有工作呀妳!一年要一次,出去看看!妳安排個時間吧,我們去......」

旅遊,要是跟她倆去的話,我真想騰個時間啊。老實說,不是每個好朋友都適合一起去旅行的,我就聽過有些一塊去翻臉回的個案。我也試過跟一位相熟的朋友去,她晚上老打鼻鼾,震動四周的空氣,五天的行程我都不能睡上一覺,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錯,但我肉身軟弱,那次非常痛苦的經歷後,我決心以後不跟她同住一個酒店房間......

要是跟她倆旅行,我可以萬事皆休,尤其S是個心思超級細膩的人,她一定會把一切安排得妥妥貼貼,讓大家稱心滿意,感動甚至激動!像這次找用餐地點,她費盡心思,安排體貼而周密,為了遷就我開診,先鎖定了聚會地點在油麻地區。為了有個好的談天空間,她建議在酒店會面,她上網搜索過資料,發現一間已爆滿,另一間自助餐買一送一,價錢最便宜,「但這樣的話一定會人多,環境嘈雜」,於是她就放棄了,最後選了這間。埋單時,她還要拿出一張八五折優惠券,「這上網在Open Rice就可以下載呢!」一個小小的驚喜,心細如塵,我五體投地。有她在,無論去到天涯海角,我們大可安心放心,吃的住的,完全不用煩惱。設想周到,善於照顧別人是她的天賦,也是她的嗜好。

三人行,必有我師,她倆都有讓我感動、值得我學習的地方。我感謝,能夠遇上她們,真是很幸運的事情。

1493279_624031514335461_1574854054_n  1560606_10152238959623933_1188172687_n 複製

2014新春行大運~大嶼山

年初二,跟陳醫師和許醫師到大嶼山去行大運。天未光就出發,九點到達東涌。

20140201_080742 20140201_080813

很久沒有「出」過九龍。這天天朗氣清,是好日子──雖然貪睡的許醫師遲到半小時,但無損各人興致。

花草人佛,一切浴在晨光之中。

20140201_103353

20140201_103334         20140201_110432

20140201_104028        20140201_103921 20140201_104241    20140201_110013

20140201_135026    20140201_132911 20140201_114203

剛到達我們就為肚皮籌謀,先去訂齋菜,經過辦事處,門外菊花金黃燦爛,我和陳醫師忍不住舉機拍照。陳醫師要拍蜜蜂,等了差不多10分鐘去捕捉牠們採蜜的時刻,我的手機拍攝效果一般,只能齋拍菊花。看陳醫師的大作,只用手機,也拍得非常漂亮。

IMG-20140201-WA0025

這才知道,陳醫師跟我都是業餘龍友,之後去到哪裡,見乜影乜,悶到許醫師抽筋(幸好許醫師向以沉著和耐力見稱,那我跟陳醫師就更放心老實不客氣呵呵)!我們忙著攞景捕位,許醫師當路人甲雲遊四逛,各自精彩。

20140201_111002

20140201_112052

20140201_111851

石獅──威──武──

20140201_105430

眾佛,神態祥和。

20140201_110544 20140201_110552 20140201_110603 20140201_110628

20140201_111953

下午吃齋,三人的分量,還有一大碗粟米湯。

20140201_122650

心經簡林,巨木參天,聽聞是全球最大戶外的木刻佛經,刻有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的墨寶。

20140201_133449      20140201_133605

從簡林回程出廣場,竟然遇上舞獅表演!陳醫師是中國文化愛好者,平日喜歡唱粵曲、拉二胡,當她聽到鑼鼓聲,已經狂喜,「快去看!快去!」拉著我和許醫師在人群中鑽空子,但人太多,許醫師耍耍手,靜靜沒入人群一角,我和陳醫師繼續尋尋覓覓──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找到高踞點......

獅有兩隻,一金一紫藍,是我見過的獅中最光鮮華麗的──我和陳醫師再次陷入熱烈捕影中。

20140201_142437    IMG-20140201-WA0004   IMG-20140201-WA0018

然後,向大澳出發。

20140201_153244

進入街市,全市海產貨品,人潮如湧,不開舖的商戶就竹戰,非常熱鬧。

回程看看手錶,已是5點。

可能太累,巴士上沒說上幾句,三人就倒頭大睡。

***************************************************

行了大運回來,第二晚竟然有件好事情發生了!

昨晚,又有一件好事情發生了!

是甚麼好事情就不透露了,總之,就是好好的事情哈哈!

新春新景象,在這裡恭祝各界人士,好事連連!

IMG-20140201-WA0038

20140131_200542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