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5

初一雜記

今早大年初一,老媽一如往年,一早起來去花墟年霄市場「拾花」。

我一起床,看到桌上放了個大紅環保袋,袋口處露出一些花草。我立刻往叮噹百寶袋尋寶,裡面百合、玫瑰、康乃馨、五代同堂、黃白菊花、雞冠花、銀柳等一大堆,最後竟然連盆栽也有,一盆是不知名的花,已經殘敗,一盆是迷你松樹,仍然安好——我每拿一樣出來,就是一個驚喜,樂不可支。

「今年這些花,得來不易呀。那些人把賣不去的都剪爛,我逛了一小時,才找到這些稍微整齊的,你把好的挑一下插上。」

老媽是環保份子,對於那些摧花人頗有微言:「都是賣不去的花草,為何寧願毀掉也不益街坊?新年嘛﹒﹒﹒﹒﹒﹒」

幾朵粉色玫瑰仍然豐盈,有盛放的,也有含苞待放的,都可以拿來做主花,青澀的百合只有一朵,真是太矜貴,要傍著玫瑰;菊花和康乃馨,就襯托襯托吧,左安右插,居然成形。

20150219_114713

剩餘的質素較遜的花草,還可插另一盆、但南瓜瓶瓶口太寬,花都立不住。

「有花泥就好!」

「有呀!」原來老媽昨天清掃時,發現沙發底下有塊N年前的花泥,剛好派上用場。菊花、五代同堂、康乃馨,去蕪存菁,分別插上,然後放在電視機上。看著滿滿的鮮花,我忍不住要替她們拍幾張照片。

20150219_115952

「我們的家真是漂亮呀!」老媽讚嘆道。呵呵,放上鮮花,揮春,喜氣洋洋,生機勃勃,氣氛真是不一樣呢。

20150219_114934    20150215_235256   20150215_235506

弟弟一家來拜年,老媽煮了些年糕、餃子,大家圍在一起吃。他們逗留一小時就要趕往弟婦外家,弟婦有七兄弟姊妹,全村人等他們吃齋﹒﹒﹒﹒﹒﹒侄兒走到升降機口,一臉依依不捨,當然,我跟他剛剛合作破了糖果第二百幾關,新的一關還沒完成,我們就被拉著拍全家福,然後弟弟要趕場﹒﹒﹒﹒﹒﹒回想我小時候,有小朋友來家玩,或是到別人家裡拜年,剛跟同齡小友混熟,就要說拜拜了,那種不捨,特別深刻,尤其當相聚和離別都不是那小小年紀的自己能控制的時候,特別無奈失落。然後人長大了,經過更多離別、相聚,就學懂豁然。有人說,人生是學習一列的聚和散;此言得之。

「我一會回診所,妳有何節目呢?不如先跟妳到公園逛逛呢?」我問老媽。

老媽二話不說,回到自己房間,把簾子拉上——她過年前剛換了遮光窗簾——「妳別騷擾我。現在氣氛好好,讓我睡覺去」。率性的人,每天都是快快活活的,真好。

回到診所,接到一個短訊,說肩膀扭傷了,問我幾時開診。原本是初五開診,但她是急性扭傷,大年初一找醫生也不容易,反正我在,就叫她上來給我看——她情況確實有點嚴重,痛得肩膀都不能舉起——可能是老天安排,讓我幫她治療,減輕痛苦﹒﹒﹒﹒﹒﹒

大年初一,就在這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間,過去了大半天﹒﹒﹒﹒﹒﹒在新一年中,祝大家身體健康,洋洋得意,好事齊來。

20150219_115351

*********************************************************

黃小姐親自炮製的角仔~當然很有水準~

20150210_221626

聖誕節前後陳小姐送來的巧克力~ 一直未開封 ~ 今天一次過吃了一排, 有紅莓, 好味道~

20150117_094440 (1)

本年2月12日替AIA畢業典禮講中醫保健講座~

DSC01513~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