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實習課上的苦水

假期後病人來診較少,實習課上水靜鵝飛。

教授排出一疊貌似手寫筆記的東西,一有空檔就細閱,劃重點。

我早有準備,帶了三本書,輪流看,解解悶。

「老師你好忙啊?」旁邊的同學看到教授埋頭苦幹,多口一問。

不問猶可,一問教授的怨氣,就彷如決隄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當然忙,又要開診,又要教書!我問你們,要備一門一小時的新課,需要多少時間?」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被教授那股氣勢攝住了,不敢發聲。

果然,教授其實是用反問法,她不待我們回答,已繼續說:「備一小時課,我們以前國內,是要給三天時間,但現在這裡,只給八分之一的時間——即是,三小時!

「三小時!你們想想,可以備好一小時的課嗎?只怕連找齊書籍和資料都不夠!我唯有用開診空檔去備課!真是荒謬!」

「只有三小時,真是太不足夠啦!」大家都替教授抱不平。

「浸會真的太刻薄,還不止於此呢!」教授繼續不吐不快,「原本我星期二放假,他們卻編排我上課,但是卻沒有補回假期給我!變相我的假期拿來授課,你們說刻薄不刻薄、合理不合理?

「還有,放了的假 (這裡我聽不明白,估計可能指用來備課的三小時?)又說我停診了,要我補回四個小時開診時間!工作時間因減得加,究竟甚麼道理?」

「這樣不合理,有沒有反映一下?」

「反映過,有用嗎?他們也知道不合理,但說傳統這樣做,就改不了了﹒﹒﹒﹒﹒﹒」

案頭電話鈴聲響起,應是前台通知有病人到了,教授才把情緒調整過來,迎接病人。

我想,原來這樣。新課程只給三小時備課,我開始有點體諒,碩士班的教學水平下降,碩士班的教授教學水平反不如十年前唸學士班的,原來內有乾坤!

回想一下,學士班那時因為兼讀制,聘請教授方面不那麼規範,一部分教授,不是浸會全職聘用的,屬於兼職,但根柢都很好,加上「生活」沒全職教授那樣「迫人」,這批教授帶領下,浸會學士兼讀班的水平,真是有口皆碑的,至少,同學都認同教授的水平。

現在的碩士班,大家都有一個同感,新不如舊,無論課程編排到授課水平也是,跟當年相去甚遠。原來當中有這樣的因由——備一個新課只給三小時?見微知著,學院方面有幾重視教學水平?我不知道這不合理的「傳統做法」是幾時成為「傳統」的,但「傳統」是「改不了」的原因嗎?這種理由比較新鮮。

將心比己,本來假期,變相開工,這樣被剝削,而平日診務又這樣繁忙,教授還會有心情,好整以暇地備課,誨人不倦嗎?大家都只一副血肉之軀,怪不得怪不得。我開始有點體諒那些教授,學術水平下降也不全然是他們的問題。誰的錯?只能無語問蒼天。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