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讀書報告~李可染畫論

書名: 李可染(邊平恕編著)

出版: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50827_125222

按: 不是報告~只是把有用的理論摘錄下來~

1. 國畫特徵論:

中國畫不只包括視覺、也包括知覺、它應包括所見、所知和所想。

所知是現在所見與過去所見的總和,包括間接經驗,如傳統、前人的經驗;所想是直接認識和間接認識的推移。

「神」就是全面地認是事物後所得到的結果。

黃河之水天上來,不只是誇張,也表現了藝術家對於自然的認識和強烈的感受。

2. 國畫山水論:

江山可以養浩然之氣,浩然之氣可以生發正氣,使人真誠。浩然之氣可以孕育美好的氣質,生發高尚的情操。行萬里路,就是通過接近自然來開闊胸懷,豐富閱歷,而胸懷與閱歷又直接關係到創作的意境和格調。

3. 國畫基礎論:

「看」比寫生差得多,因為「看」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印象,只有寫生才能形象地、真實而具體地深入認識客觀世界,豐富和提高形象思維。

一定要很仔細地選擇對象,畫的時候不要坐下就畫,要對景久坐,對景久觀,對景凝思,要設計。

寫生中要嚴肅地對待對象,越是聰明人越要認真,盡量控制自己,要「收」不要「放」,不嚴謹就流於輕飄。

4. 意境論:

意境是藝術的靈。

對描繪的景物,一定要有強烈、真摯、樸素的感情,說假話不行……總是重複別人的想法,就談不到意境的獨創性。

作者對描繪的對象,必須有深入的研究,有嚴格的選擇,有充沛的感情,有高度的加工。

空白是為了「多」,為了「夠」,為了滿足。只有空白才能給人已無盡的感覺,才顯得含蓄,才能使觀察者以想像力去豐富它……節奏一停,意味無窮。

5. 構圖論:

藝術要求抓住對象的本質特徵,狠狠地表現,重重地表現,強調地表現。

「以奇反正」,大膽組值變化,但又要求穩定,要正中見奇,奇中見正,矛盾中求統一。既要有變化,又要求穩地。規律中有一條最為重要的就是「自然」,矯揉造作永遠要避免,不要把「奇」理解為矯揉造作。

畫中要有畫眼,要有突出的東西。

構圖,就是畫畫的章法與布局。構圖最重要的是要有層次,有縱深,要往裡面去,用縱深表現空間。

把美好的東西放在主要的位置上。

6. 筆墨論:

用筆要有骨力,輕淡不等於沒有骨力。線條好壞,基本上要看力量是否平均。線條要圓,充滿彈性。好的線條要完全能控制住,力量必須平均。

含蓄才能豐富。線條的理想境地:有力、清楚,同時又含糊、含蓄,要毛,要澀,無起止之感。好的筆墨要蒼潤,達到對立因素統一的效果。

畫和音樂一樣,用筆要有濃淡乾濕、粗細剛柔變化,用這些變化組成畫的節奏與韻律。

平:用筆力量平均,線條到任何地方都是有利的。

圓:線條柔軟又充滿彈性,構成婀娜多姿的自然美。

重:筆要有力,力還要與柔統一起來,柔裡見剛,剛中見柔,至柔至剛。

留:要收得住,過程中要處處控制,奧秘在於運筆要慢,從容不迫,該斷時,嗄然而止。

突出和含蓄,兩者都非常極端,必須使之統一。

著色要考慮畫面本身的藝術效果,不能完全依據客觀對象。色彩宜單純,要突出一種色彩作為基調。

7. 規律論:

自在地運用規律是最高境界。

學習必須要帶強制性的。約束自己,久而久之,掌握規律,就可「隨心所欲」。過去嚴格規律約束和千錘百煉造成以後表現力的強大和創作上的自由。

規律是內含的,畫時要隱藏。規律不等同「公式化」,大畫家的作品,是不容易找到他的筆法規律的。

「亂而不亂」是自然界中最高的規律,自然界之調理是「內通」的。「自然」是藝術的最高標準。

只追求一種因素是比較容易的,要把矛盾的兩個方面統一在一起,就比較難。「偏」是一種惰性,只顧一方面非常容易。矛盾的統一是比較難的,矛盾統一率越高,藝術就越高。

藝術就是要處理矛盾,往往矛盾統一得越好,藝術就越高。例子:蒼與潤,剛與柔。

清楚是為了表現最精彩、最需要強調的,含蓄是為了表現豐富。光清楚不含蓄,不耐看,光含蓄不清楚,又軟弱無力。要把兩者很好地結合起來。

要突出的地方要具體,其他地方要含混,才會有虛有實,顯得豐富有力量。

線條有兩個要求:力量和含蓄,兩者非常極端,但必須統一。表現事物越突出越好,但太突出容易流於簡單,所以又要求含蓄,才能豐富。

8. 創新論:

創新,在文化方面有兩個內涵:一個世繼承,一個是發展。要創造,就必須站在傳統的高峰上。接受前人經驗越多,越具有創造力。

9. 鑑賞論:

好畫五字訣:

  • 氣:氣韻,畫的靈魂,要求氣韻生動,主要在於連貫,不在於動態。
  • 含:含蓄,給觀眾留有想像的餘地,回味無窮。
  • 筆:筆墨,適切的表現手段和方法。
  • 豐:豐富,給人以精神享受,包括對心胸的陶冶、對真理的體悟、對靈魂的淨化等。
  • 大:大氣,不拘一格,揮灑自如。

10. 藝術家的修養論:

藝術家除了聰明以外,還要老實。市儈者抱著投機取巧的心理,早上下了點工夫,晚上就想取利。好的藝術家,都具有樸實的品質。

踏實練好基本功,以後還要結合著創作,終身不息地逐步加以磨煉提高。

筆格高下,亦如人格。

自我總結:做一輩子基本功,天天做(自我缺點的)總結。

總結很重要。總結是從實踐中得來的。沒有實見就沒有理論,有了實踐不總結也不會有理論,有總結而不做系統周密的思考,就不會有完整的理論。實踐的經驗只有提高到理論上來,知識、技能才能得以鞏固和發展,減少盲目性。

不做總結,不知道自己的缺點,就會停滯不前。只要善於總結,全力攻關,攻克缺點,難是可以向易轉化的。

~書中插圖豐富 ~貼幾張特別喜歡的~

20150827_130228 (1)

20150827_130238

20150827_130044

20150827_130431 (1)

花中隱士

今次畫菊花。

古人說,菊,花之  隱逸者也。我覺得畫菊時,自己儼然成了隱士。

菊瓣的筆法,從外一筆過拉到花心位置,不斷重複,不同形態的瓣就組成一朵菊。畫者需要極度專注,一面不斷地重複拉動畫筆的動作,一面思考,怎樣把花瓣長短、形態、方向、穠纖合度地錯落配置,構出菊的骨架和姿態。

老師說:「隨意才能畫得好」,又說:「要耐心慢畫,不能貪快。」兩者看似矛盾,卻帶著某種內在的契合。要做到慢畫而隨意,涉及精神上的放鬆(不是散渙)、自信心、直覺力、筆力調度控制、專注力……總言之,都需要有底氣。畫者要意在筆先,隨意從容,若然心浮氣躁,難免形成敗筆,滿盤落索了。

畫畫是對身心一種極佳的鍛鍊。

畫者需擺脫外界形色的滋擾,屏除雜念,在空靜的狀態下,只用眼看、心觀、配合手部的肌肉,甚至涉及呼吸韻律,凝神聚氣,眼明、手定、心清,維持鬆、淨狀態,意氣相隨。

畫畫本身就是一種性情的鍛鍊,專注力、耐力、意志力、判斷力、觀察力、組織力、對美的感知力等,都可從畫而來。畫畫的過程,就是一種忘我的狀態,心定神淨從每一筆去感受愉悅、和諧,從對美的追求中不斷去提煉自己。寫畫的過程,跟練功夫何其相似!都是一種崇高的自我鍛鍊、脫胎再脫胎。

近日看李可染關於寫畫的理論,體會到藝術有其一脈相通之處。當中提及很多繪畫理論,一樣可應用於唱曲方面,舉一反三,得益非淺。

在此列舉數例:

1.(寫生)要很仔細地選擇對象,要對景久坐,久觀,凝思,設計/

對描繪的景物,一定要有強烈、真摯、樸素的感情……重複別人的想法,就失去意境的獨創性。

按:對一位唱者來說,選曲很重要;而唱好一首曲,涉及到對作品理解的深淺,在段落甚至字詞中設置合宜的情感基調和表達方式。前設是感情真摯,你的人生經歷跟角色不一樣,但對人生的體會必有相類之處,要點是怎樣利用自我的體悟去「投進」角色,切合地表達作品的情感。

2.線條的理想境地:有力、清楚,同時又含糊、含蓄,要毛,要澀,無起止之感/

用筆要有骨力,輕淡不等於沒有骨力/

好的線條要完全能控制住,力量必須平均/

線條要圓,充滿彈性/

線條有兩個要求:力量和含蓄,兩者非常極端,但必須統一。表現事物越突出越好,但太突出容易流於簡單,所以又要求含蓄,才能豐富。/

「以奇反正」,大膽組值變化,但又要求穩定,矛盾中求統一。矛盾統一率越高,藝術就越高。/

規律是內含的,畫時要隱藏。大畫家的作品,是不容易找到他的筆法規律的。

按:線條的運用準則,與聲線的運用相同,好的聲線必須高度控制,有力而均勻、突出而含蓄,能潤能澀,能收能放。放在粵曲界中,前輩芳艷芬女士是模楷,其用聲控制力特強,唱曲若流水行雲,婉轉耐聽,有論如雲遮月,可謂奇正相得。就觀賞角度來說,同樣名家紅線女小姐,奇則奇矣,聲線上天落地,章法無定,技藝超群,唯失諸過露而不藏。此為拙見。

3.總結很重要。總結是從實踐中得來的。沒有實踐就沒有理論,有了實踐不總結也不會有理論,有總結而不做系統周密的思考,就不會有完整的理論。實踐的經驗只有提高到理論上來,知識、技能才能得以鞏固和發展,減少盲目性。

按:實踐加上思考、總結規律,提升為理論,理論反過來又指導著實踐;兩者皆不可廢。曾子言:「吾日三省吾身」,畫畫唱曲或做任何事情,都是必經過自省的過程,才能修正、改進、提高。由此看來,畫畫、唱曲、中醫、生活不無一脈相通之處。

新近畫的菊花,這兩張比較滿意,可以拿來交功課。

20150825_235042

20150825_225853

比較上兩周的蟬與荔枝,這兩張的葉片畫來有明顯進步。葉片難畫,開始慢慢掌握到方法了。

20150802_231454

觀音蓮

天氣酷熱,一周沒淋水,   觀音蓮奄奄一息,由於發現太遲,葉片已經垂垂欲落。

這株觀音蓮自開診第一天已經放在診室,從灣仔到佐敦,少說也有三年。

診室內的植物共九盆,一向都是每逢週日淋水或換水,但前陣子實習加上診務繁忙,難免疏於照顧,有時發覺哪盆缺水,才急忙補鑊,浸水後等待一兩天,枝葉通常都可以回復舊觀。

但這次觀音蓮災情嚴重,經搶救後仍無起色,棄之可惜,唯有剪掉壞葉,僅僅餘下生機未滅的一片。株凋盆寬,顯得寒酸,索性換盆,將它與另一株「發育不良」的黃金葛合植,原是胡亂湊合,想不到兩者竟然非常搭調,觀音蓮斜橫的單枝,傍著幾片青嫩的黃金葛,老嫩相依,高低有致,植在「吉祥」瓷盆,還有點中國盆景的況味。放在窗邊,過幾天,單枝又再挺拔起來,恢復生氣。萬幸!

20150801_125800

嶺南花鳥,上週教畫「蟬」。上次畫蜜蜂,頗有挫敗感,這次的蟬就好多了,感覺較易掌握——除課堂練習一張畫得不好(像螳螂)外,家裡一口氣練習過三張,其中兩張還覺滿意,可以拿來交功課。

練習一:蟬與紫藤花。左邊的圖章是人手描上去的,老師眼利,一眼就看穿了。但主要是因為,我手工粗糙,未認真去畫。

20150727_091620

練習二:樹幹上的蟬。這張構圖及那隻蟬的形態,我都滿意,要是右邊那個「蟬」字最後一筆沒有手震就更好。

20150727_091714

今堂教「荔枝」,老師說要逐粒畫上去。趁未忘記,當晚速試筆,不難。唯獨是,想加一隻蟬上去,就「出事」,因為只練過三幅,隔了一周,竟然忘記畫法,唯有再拿出上周的筆記研究研究、回憶回憶,終於勉強畫了,效果不大滿意。

20150802_223757     20150802_231454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