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Protected: 夾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茶籽粉  

約十多年前,在華x堂買過一種茶籽粉洗頭。外型?其貌不揚,一小樽,黑色粉末,盛在像小時候盛涼果的那種小膠樽。每次洗頭時倒出一些,放落熱水盆中攪勻,水就變成淡黑墨色。一頭栽進去,輕輕地揉幾下,就出水抹乾頭髮。效果?很乾淨,洗過的頭髮清脆有聲,風一吹,髮尾在飄揚,加上晨早的陽光,朝氣勃勃像擁有全世界。

一包好幾樽,用完了,就沒有再用了。

那時保健資訊不似現今的豐富,洗頭水含致癌成分的說法,好像還沒有出現。

用茶籽粉洗頭,只是出於好奇,嘗新。

後來認識到洗頭水的害處,覺得不如用回茶籽粉吧。好幾年前曾到華x堂尋找,卻沒有見到這種產品了。

之後把事情忘卻了,一直用洗頭水,常常轉換牌子。

昨天早上出門前,問老媽:「洗頭水用完了,為何家裡沒有新的?」

「冇咩?啊,無留意喔,我一向用肥皂洗頭o架o麻!」

是這樣嗎?原來支洗頭水一直只有我在用。

「那我下午去買洗頭水好了,反正裕x大減價,今天最後,我要去買些中成藥看門口……」前兩天我已經分批買了保x安油、雲南x藥、風濕膏貼等。昨天再去看看有甚麼想買的,順便買支洗頭水。卻在地庫超級市場,發現這盒茶籽粉。裡面像茶包一樣,說明書上說,用時要在水中擠壓,跟我用過的那款不大一樣。

效果怎樣?不知道啊。但我買了兩盒。

20151021_175038

晚上陳醫師急call,有要事商量,就在附近酒樓吃晚飯。

二人套餐,有雞有翅有魚有菜。

炸子雞,我全部去皮吃,非常自律。

20151021_192323 (1)

20151021_192318

最近兩位病友,頸部有問題(雖然沒有明顯頸痛,但大椎位置隆起,證明該部位血液循環不佳)。

20151019_181546   20151007_191659

上邊圖那位女士,不到五十歲,已經吃了幾年血壓藥!我告訴她,頸部循環不利,也會引起血壓異常的。

她是來看媽媽手的,但我每次都會幫她針頸部,因為手部不利,許多時候也是頸部阻塞引致。

她治療幾次,手部不適已大大減輕,現繼續治理中。

髮型很重要。

髮型能顯露一個人的性情,能掩蓋臉龐的缺點,發揚外貌優點,改善氣場。

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理想髮型」。

我心中的理想髮型是,最簡單那款。就是瓊瑤阿姨筆下的典型女主角那種──黑溜溜的,長直髮,要露出前額,最好中分界──風一吹,在陽光下長髮飄逸,挖,非常魅力。我一直認為,這款髮型有無窮的內涵,剛柔並濟,且兼有功能性強,打理容易的優點。垂下頭來,讓髮半遮著臉,有種朦朧的美,就像新娘的面紗,讓人有揭開一窺的衝動。工作時,把髮往後一束,甩成一條馬尾,既不礙視線,乾淨、俐落、幹練,襯西裝外套或T-Shirt牛仔褲,也恰到好處。

只是,嚴格來說,束越簡單的髮型,越需要「底氣」。臉蛋好看最好,身材不能太胖,氣質要清純中帶幾分倔強。然後,髮質不能太差,如果黃褐色像營養不良(當然現在染髮成金銀綠白紫是潮流,只能說是另類審美),留這種清湯髮,就不好看。而且,必備條件是要擁有圓渾飽滿的前額和「雲精」,像年輕時的葉童,或者是很平整好看的額頭,加上美麗的髮線,如年輕時的林青霞或王祖賢。這種「文藝女主角」式髮型的最佳演繹者,我首先想到她──最妙是,連她連名字和人生都跟這種髮型配合得天衣無縫:

12316903_641n

所以,我很快發現,自己注定跟這種髮型無緣。

我算是很喜歡嘗新的人,活了好幾十年,很多髮型也嘗試過──短到露耳朵的,中等長度、長髮,直的鬈的都試過。第一次電髮,是在十一、二歲左右吧──小朋友還是不適合電髮,天生自然鬈另當別論,因為太老積,而且過早接觸化學品,也於健康不利。

成年後也電過幾次髮,但越來越發覺,鬈髮打理費時,不適合我的性情。由於自己髮質比較硬淨,頭髮又多,桀驁不馴,自然風乾後鬈髮蓬開,髮型完全走樣,所以一定要每天上啫哩膏,一外出,沙泥塵埃就往頭髮上黏,混著啫哩膏發的奇怪氣味,那個難受呀,有時趕出門,又要記得抹那個啫哩膏,回到家頭髮都糊成一團,所以天天要洗頭──對於一向連梳頭都嫌費事的我,真是極大的耐力挑戰。所以,每次電髮後堅持不了幾天,就下定決心,永遠不要再電了。人年紀大了,就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哪些東西適合自己哪些不能勉強,這叫「自知之明」。

算起來,我保持直髮也有十多年了。對於我個人來說,最佳髮型是,目標為本,最緊要不滋擾我日常作息,直髮是最佳選擇。原因很簡單:打理方便,節省時間!但頭髮又不能剪得太短,因為經驗告訴我,我頭髮生長力、生命力太頑強,太短太多層次的髮型,一個月左右就需要去髮型屋修理,又是另一種費時失事。

夏天引刀成一快,剪到耳垂下的長度,方便洗頭後吹乾。然後不用理會它,由它長幾個月,剛好就入冬了,頭髮已長至及肩,對肩頸有保暖作用,就由它留著,直至春夏再處理,期間留海長了,自己用剪刀修修就可以了。

中醫養生要求順應自然,我近年對髮型的處理,頗合此道。

只是每次夏季剪髮,總會遇上一些不相熟的理髮師,當指示我要剪的長度,他/她就會看著我猶疑問:「妳決定了,真的要剪這麼短?(由垂肘附近剪到耳垂附近,接近一尺長)」

有一次髮型師直接問:「剪那麼多……會不捨得嗎?」

不捨得?我覺得好笑。就像剪指甲一樣,會有甚麼捨不得呢?頭髮自己會長出來呀。難道剪掉就沒了嗎?

看電影,那些典型藝術家形象大多是這樣的:不修邊幅,蓬頭垢面,加上(男性)長長的亂髮。我想是有原因的,整天做藝術的人(尤其畫家、作家,不用表演不用面對群眾),把所有時間精力都搞創作去,哪有心思處理頭髮這種末節?這也是目標為本。

當然把髮型搞得漂漂亮亮,大費周章,也大有人在,女為悅己者容,也有些是出於工作需要,關乎形像生計,這也是目標為本。

頭髮就是形像,它能顯出你的個性甚至價值觀。

我有位師姐,她的大鬈髮就是標記──非常是誇張的,就像卡通片小甜甜那種,把美撮頭髮鬈到豬腸一樣。我問她,要打理嗎?「當然要,每天用一小時鬈髮理髮」,她診務繁忙,卻能每天騰出一小時來照顧頭髮,我深感佩服之餘,更覺不可思議,她一向愛美,妝容一絲不苟,要保持著美好形象當然要花時間,這也是目標為本。不過前年見她,她竟然反璞歸真,把鬈長髮束成髮髻了。可見每個人每個階段也會有特別鍾情的髮型,不同價值觀,不同的生活型態下,適合自己的、讓自己感覺舒服的就是最好的髮型。

文學作品中,髮很多時帶有浪漫的聯想。

《小王子》裡狐狸對小王子說過這段話:「你看見那邊的麥田嗎?我並不吃麵包,麥子對我一樣也沒有用處。那些麥田並不會使我想起什麼。這倒有點傷心。但是你有金色的頭髮。於是當你馴養了我,這將是很好的一件事!那些金色的黃小麥,將使我想起你。而我將喜歡聽吹過麥田的風聲……」

我想,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塊這樣的金色麥田,悠悠歲月如流水,卻洗刷不去麥色。

關於髮,我有兩段深刻的記憶:

第一個,是我的童年玩伴M──那時我五、六歲,剛搬了新居,發覺有位年紀相若的小妹妹整天坐在五金鋪外街道旁一輛摩托車上。小妹妹擁有一雙靈氣的大眼睛,頭髮好長,束成馬尾,直垂落到屁股。可能好奇於她長長的馬尾,我竟然跟她交朋友了。後來我才知道,她是五金鋪東主的女兒,那輛摩托車是她二哥的。雖然升上中學不久,M舉家移民了,彼此失去聯絡,但她束長馬尾的樣子,一直留在我心中。

第二個,是父親大人。可能基因關係,他三十歲不到就出白髮,為數不少。兒時我愛替他拔白頭髮,有打賞的,一毫錢拔一百根,有時徒手,有時用老媽的眉鉗子拔──似乎是有點無聊,卻是很珍貴的回憶,現在看來,還算得上是個不錯的手部肌肉訓練,也鍛鍊我的耐性。因為遺傳關係,我自己二十幾歲就有白髮,三十歲後增多,偶然會染一下,但並無因此特別吃補腎烏髮的食品。有時候朋友會說:「咦,妳原來有(好多)白頭髮啊!」我會笑:「是,遺傳掛?」那一刻我會想起父親大人,心裡面覺得特別寬慰,反而很感謝他遺傳了這特徵給我,讓我偶然從鏡子裡看著自己的白髮,還可以想念著天國的他……

我想,要是我到了六七十歲,最好能擁有一頭雪白的髮,不是灰白,而是銀白得發亮那種,像茫茫雪地般純粹,沒有一根青絲混在裡頭──生命被歲月淬煉後,用大智慧和無數歷練凝成的那片亮麗的白,是一道至高至美的風景,也是我夢寐以求的「終極髮色」。

按摩閒聊

趁假期去做按摩,跟按摩師聊上幾句──雖然跟她素未謀面,但她似乎頗有興致,大部分時間是她在說,短短個半小時,言語間透露可貴的女性生活智慧。

「我年輕時也追逐名牌,人大了就覺得這好無聊。穿什麼也不重要,整整潔潔,自己舒服最緊要。而且都沒有人會留意你呀,現在搭車,個個只會低著頭望手機。

「不是穿名牌就好看,人好看的話,求其穿件T-shirt都好看o架。最緊要是自己有底氣,靚係從裡面發出來o既,內心有自信這比什麼名牌重要多啦。

「我已經不穿高跟鞋好耐啦。貼錢買難受。平底鞋舒服,不知幾好。到o左呢個年紀(我看她年紀也不大,就三十多吧),做人最緊要舒服。

「我不會買貴價保養品。我覺得優質生活是,用最便宜的手段得到最好的效益。我常常吃枸杞子、葡萄、圓肉,補o下氣血,花費有不多,效果又好。女人o吾補好易老。(按:吃補健品可以,但各人體質不同,最好先諮詢自己的中醫師的意見)

「我尋日同個後生女按摩,佢d皮膚鬆到似豆腐,明顯無運動。我呢行見得人多,有時d客皮膚好乾,一上油,(乾到)成支油都俾佢吸曬,都按o吾到。我就警惕自己,要好好保養自己層皮。

「我鍾意自己煮o野食,健康好多。每日都自己煮,早餐都係。早d起身就得啦,又可按照身體狀況調整食物內容,吃多吃少,豐儉由人(下刪數百字健康煮食心得)。

「年紀大花費就越來越少。我每月最大的花費就是出外給別人按摩,我這份工作常常用氣力,由早到晚,容易勞損,當然每周都要去找人按按,保養保養啦,這些錢我捨得花,當作是鬆弛神經也值得呀。(咦,同道中人喔,不過她比我自律和勤力得多)

「我鍾意做運動o架。以前在內地生活,常常去行山、跑步、拉筋、打球,跳舞,什麼運動都愛做。來到香港多年,反而少了運動。邊有時間ㄚ,朋友說我掛住搵錢,我話,錢更係趁有氣有力趁後生搵,到五六七十歲,無氣無力,邊個請你?

「我以前做過美容o架,好注重手腳皮膚保養。現在差不多每日都用熱水浸手浸腳o架,我靠手搵食,手部不保養,按摩時自己的手起曬繭,莫說客人不舒服,我都過o吾到自己果關啦!(真係敬業,又自愛)

(「妳個人心態都好正面,幾樂觀呀」)「係,我d朋友好鍾意同我傾偈o架。(明白。我同妳第一次見面,我都幾鍾意同妳吹水)

「咦,妳有做開運動o架?小腿肌肉好強喔。(「係,我以前跑開步,但而家通常都只會做拉筋」)。我一睇就知啦,肌肉好結實o下。(「係,小腿好粗壯o下o架」)o甘幾好呀,好過果d成支竹,根本唔健康!(哈哈,審美觀跟現代不一樣,但同我一樣!我其實真係好喜歡自己對甲組腳o架!)」

承教了!今日呢堂生活交流課,我愉快學習。

20151004_082842

上一期課程的作品,鳥跟荷葉。如導師說越簡單的東西,越難畫得好,越複雜的東西,反而容易掌握。確實,畫鳥比那片荷葉容易。

20151013_001051

第二期第一課,教畫葡萄,我加上一隻蟬,只是想複習一下畫法。導師評,字體寫得太大,畫紙小,把字縮小比較合比例。

20151018_110010

第二課,畫蝴蝶。

練習一:課堂即時畫,並把導師指出的錯處記下來。

20151019_002120

練習二:我覺得菊花可以,但蝴蝶畫得不好看,沒有神采。

20151019_001857

練習三:菊花色調比較淺,可以深一點。蝴蝶的翅膀結構有點異常(畫錯了難以補救),但造型比「練習二」美。畫完後,才發現整幅空間偏向左邊,左邊不能題字了,唯有題在右邊。

題完後發覺,字體還是大。

證明人的性情影響字體,人的習慣需要時間改變。

習慣寫大字體,一時改不來。我下次會留意一下。

失聲

轉天氣,密集地接觸感冒患者,醫師自己也病倒了。

初發感冒喉嚨痛,復因輕率,過度用聲,感冒稍緩和,卻聲帶發炎,半失聲狀態,只好停唱。始發嚴重時,高音發不出來,話聲沙啞,在無有之間,咽喉有燒灼感。

練聲老師說:「沒關係,只要運氣,聲音從頭後面飆上去就可以了。某大老倌失聲,用我的方法,公演時完全沒問題!」我只好敷衍地飆了幾聲,是OK的,但一開口說話聲音又低了八度。不是不信任他,只是我不敢造次,知道自己聲帶實在需要休息。

從未試過這樣失聲狀態,我嚴陣以待。每天服藥外,加上針灸,一天針兩次,連續兩天後,就開聲了──謝天謝地!終於聽番自己把聲──但只可講話,發高音仍然有困難(走音)。

之後病情又轉,咽痛消失,但不斷出痰、咽癢咳嗽──我有氣管敏感史,有一年轉季發咳嗽,那時還未學醫,一咳大半年,期間看過西醫四、五次,無效,每天服中藥,持續半年,情況反復,那次戒口(生冷尤其凍飲)差不多一年才痊癒。

前晚公眾假期,本想休養一下,陳醫師突然約我到尖東全聚X吃晚飯──陳醫師是大忙人,但我們每兩、三個月會飯聚一次,之前說好八月跟我吃飯,延誤至今,難得一聚,決定應約。

我喉嚨未痊癒,加上咳嗽,不能吃雞、鴨、牛、辣、甜、膩……打開餐牌,點無可點。最終勉強選了生炒排骨、紅燒豆腐和陽春麵。

「哇!D菜o甘多油,要用水洗過才好吃!」陳醫師一向對飲食健康非常講究,叫侍應拿來兩個碗,「你把麵條放在水裡洗一下,我也要洗。」若是平日,我不會理睬她──平白無事時,我不太在意戒口,但有病在身,就深深體會陳醫師急人之所急的性格優點。

「你認真的?」我猶疑,「吃一點不會礙事吧?」

「妳想都別想!這樣肥膩,妳看!如果把這些油吃下肚,妳就麻煩了……這廚子不及格,危害公眾健康。」

我笑。

「我認真的!多少人就是外出吃出高血壓、糖尿病、痛風、高血脂來!」

我肅然起敬。作為香港人,我已經習慣了外出吃飯,也習慣了飲食油膩,可以說,從味覺到腦袋已經麻木了,此所謂「習以為常」,陳醫師此番說話擲地有聲,猶如當頭棒喝。

看陳醫師這樣認真,我也就認真起來,跟隨她把所有麵條、排骨、豆腐全往水裡洗浸才吃。洗菜水布滿一片油膩膩的──要健康飲食,真是不能省工夫!最健康當然是自己煮吃,再講究些,食材也是關鍵,畢竟現代食物基因改造、農藥、汙染……連白開水都含鉛超標,問題一大堆,要追求真正的健康,豈非要反璞歸真、自耕自足?繁忙都市人,對「食」難以控制,看來,唯有退而求其次,從運動、休息、情緒心理健康等方面入手好了……

20151001_200605

原裝陽春麵湯汁(左下),清洗後的陽春麵(右下),油膩的洗菜茶水(右上)。

20150831_004240

上個月的畫作──釣魚郎

導師問:點解襯竹?

我:無解。(植物就只懂畫菊、紫藤、荔枝、竹,手底下材料有限,這是四選一的問題)

導師評:鳥前的竹應該畫低一點,空間感才出來。

我同意,畫之前沒有怎樣嚴密地構思過,就想,畫枝竹讓牠站著好了。於是,就畫成現在這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