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7

今天早上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

老媽今早突然說:「你舅舅一早就說薯片無機。」

「點解?」

「o甘都o吾明?共產黨靠咩起家?就是靠群眾的力量。所以他們最怕群眾。你民望越高就越死火啦!」係喔。果真是共產黨以血淚調教出來的兒女,對「共」性料如指掌。

外國不是有句名言:「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甚麼,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甚麼?」

今天的一個「正常思維」的中國人,大概不會對此有共鳴──真正想為國家做些甚麼的,都已經鋃鐺入獄,或被自殺,或被放逐,所以啊,誰再敢再為國家做些甚麼?中國古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倒能派上用場,可聊以自慰……這樣的政權下,大陸充滿毒空氣、毒水、假鹽假米,諸如此類,乖張荒誕,實在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今早如常下樓去搭小巴,附近可能有新開張的店鋪,道旁放了七、八個已經零落的花籃,道旁堆滿了棄置的花葉。幾位女士,在花堆中穿來插往,在挑花。我眼明手快,鎖定目標,快手執起一枝初放的金百合──這樣漂亮的花,棄於路旁,未免太浪費。剛撿起花,小巴就迎面駛來了。回來把花安放好,寥寥數枝,卻已一室清香,飽我眼福。好事一樁,特此為誌。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