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7

搬家讓老媽瘦了八磅。鄭醫師重出江湖,找地方、裝修,都是一腳踢,還要兼顧小女娃上幼兒園……今天來針灸,見她瘦了整整一個圈。她倆之前天天嚷著要減磅,算是求仁得仁了。

「妳看我有沒有瘦呢?」我問鄭醫師。

「沒有怎樣變化。」

「是呀,上磅數字是紋風不動。但妳知道嗎,兩個月來每晚都收拾物品到兩、三點,好疲累的說……」

「不同呀!我忙到吃的胃口也沒有,我看妳,好像胃口也沒受影響。」

確實。我是個吃貨。

年少時吃自助餐,絕對不會虧本。現在年紀長了,懂得節制自己,不讓自己吃得太飽,怕傷脾胃。

平日大家樂的碟頭飯,在不太飢餓狀態下,吃個清光是游刃有餘的。

每逢BBQ,是由開頭吃到尾段,吃到最後一刻──肉丸、腸仔、雞翼、牛排、豬排、菇類、棉花糖……以至最後的雞蛋腐竹糖水,基本上沒空離座,不停手,也不停口。「哇,妳吃到而家?」係呀,o吾知點解,BBQ總是吃不飽的,可能燒烤過程中,不自覺浪費了許多精神、心力、手力,所以,入不敷支。

前幾天老媽突然說:「妳好恐怖呀!我都未見過女人o甘大食o架!」我其實只係在晚餐後十分鐘內,吃掉半個五仁月餅,同埋送o左罐可樂o者,不用這樣說話吧……

「o下,我好大食咩?」

「係!妳o吾覺嗎?」

唉,比起以前,我現在的食量,其實算好小了。不過,我還是會自省的──近來勞心勞力,不自覺就吃多了一點點吧,可能真是有點過分了,要好好節制一下……

*****************************************************************

前幾天瞄了一下桌上的雜誌,看到這篇。平日雜誌上的星座運程,都是老作的。但星座的性格分析,倒有幾分準繩。

家居DIY

搬遷日巧逢天鴿,搬運公司不開工,只好順延一天。

二十個大小紙箱堆滿廳房,屋內滿目瘡痍,窗外風雨飄搖,裡裡外外,一樣場面壯觀。

習慣了舊居幽靜的環境,新居旁邊有行車天橋橫過,最初我有點擔心會影響睡眠。幸好,第一晚尚算適應,車聲雖然明顯,我卻安然入睡。

我跟老媽是環保分子,為了不浪費,很多布置也是DIY。

老媽幼承庭訓,女紅了得,家中窗簾,全出自她巧手縫製。記得中一上家政課,第一堂要做圍裙,那時家中沒有衣車,我針線都沒怎樣拿過,老媽拍心口給我縫了一條。把功課遞給老師,她仔細研究了縫邊,問:「好像人手做的?做得o甘好……不會是你做的吧。」我吃慣誠實豆沙包,一口說:「我媽幹的。」老師臉色一沉,猶疑地寫上個「B-」,丟下一句,「下次要自己做!」

老媽縫紉手工好,效率高,兩三度散手,一條條新簇簇的窗簾出落得亮麗。還有,全部的選料也是她發辦的,有時我跟她意見不同,拿不定主意,不想傷腦筋,只有依她,事後證明,她的審美眼光,不賴!

我對老媽的製作大加讚賞,老媽卻謙虛起來了:「唏!我是求鬼其其的。阿姨繡花就真係叻!」是啊,小時後回鄉間,看過阿姨房子裡面的枕套、被套,全繡上戲水鴛鴦,有垂柳啊,魚兒啊,穿花蝴蝶啊,色彩斑爛,每條羽毛、每片葉子、蝶翼都有層次變化,看得我瞠目結舌。老媽說,那都是阿姨親手繡的,但卻完全看不出人手痕跡,真個天衣無縫。

至於姨婆,就是個編織高手,老媽說她「什麼也懂編。」現在八十多歲,編毛衣的興致不減。我想,最幸福的人,是從小到老,有一「技」旁身,總有著熱愛和擅長的事情,總是興致勃勃地幹著這些那些事情,最好那些興趣都能「自給自足」,不假外求,且隨時隨地可以進行,每天都能以最大的自由度做最熱愛的事情──這樣的生活,不亦樂乎?

老媽製作的大廳窗簾,白紗布是她選的,白簾布是舊居帶過來的,襯在一起,調子和諧。我依老媽的構思,用緞帶做了個掛鈎,算是有點貢獻。

沙發套,也是跟窗簾一式的白紗,為黑色添些花俏。

浴室窗簾,也是老媽出品,選料和製作,一手包辦。我負責掛上伸縮棍。

  

凳套,我選的布料,才十塊錢,老媽做了五個。

見老媽縫得過癮,我也技癢,製作了房門鎖頭套。在十二元店買的麻布料,我嫌太素,用緞帶製作了一下,效果還可以吧。

房燈,吊索太長了,燈飾公司沒給我剪開,用呢龍繩纏了一下,縮短了近一尺,再用緞帶打個蝴蝶結,「有點美感!」老媽說,燈的高度也調得剛剛好。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