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9

街頭硝煙

理大一役,佐敦狂擲催淚彈。已不是第一次,但這次真是,大量投擲。

翌日乘地鐵回去,在太子站內(也是催淚彈災區之一)已經喉嚨不舒服──我本身氣管敏感,對冷空氣或粉塵很容易起反應,雖然已經戴上口罩,仍然感到喉嚨起痰。

原本,八月後已經改搭巴士上下班,甚至,有時巴士停駛,我也會選擇走路,由太子到佐敦,來回只需三十五分鐘,當作做運動也是好的。可是,因為街上狂放催淚彈,第二天街道總是瀰漫著一股辛辣怪味,刺激得我頭腔及手腳皮膚發熱,陣陣作痛,所以,走了幾天路,終於還是放棄,在沒有巴士的情況下,只好搭地鐵了。

理大戰後第二天,口罩也隔絕不了街道上刺鼻的氣味,但我真是服了香港人,眼見所及,街上行人如沒事一樣,匆匆行走,戴口罩的也只是寥寥數人,也有些在不斷嗆咳,卻沒有戴上口罩。

回到診所,也不敢打開窗戶,也不敢開冷氣,只開了風扇,保持室內空氣流通……

下午出外吃飯,茶餐廳打開門口,我坐在最入面的座位,也隱隱嗅到刺鼻的怪味,我想,大概也吃飯的時候,也吞下不少毒素……真是無奈,人口密集的地方,這樣大量投放催淚彈,正式的玉石俱焚。這幾個月以來,各區街道、大商場、地鐵,全部是汙染點,除非住在孤島,否則,人們此來彼往,總要上街、逛商店或乘搭交通工具,難免交叉感染,加上風繼續吹,把有害物質,擴散全港,無一處是淨土。

政府還說,是汽油彈燒塑膠等,使有毒氣體及致癌物瀰漫全港。政府還說,催淚彈的成分不明,副作用也不明。對於這樣,無恥、無能、無道、無良的政府,現在撕破臉皮,雖然是有點遲,但還算及時。

《雙城記》開場白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最醜陋和最高尚的人性及貴賤賢愚所做作的一切。

最近有位病人來看証,傾談之下,才知道他是跑新聞,當前線的。反修例事件以來,他走在最前,中過布袋彈(幸無大礙),前天工作十九小時,不眠不休。我說﹕「你這工作,工時又長,相當危險,人工卻不多,要很有使命感才能堅持。」他卻說﹕「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情。」年青,真好……

********************************************

催淚彈成分是什麼,天曉得……

郭小姐昨晚來診說﹕「我經過將軍澳,之後就肚皮大腿出紅疹,但不癢。」

歐小姐說﹕「醫師,自從六月份不斷放催淚彈以來,我就濕疹發作,癢得很,影響睡眠……」

今早收到朋友ST的訊息﹕「我皮膚起紅疹,前天只是去旺角走了一遍,約十分鐘左右……」

*******************************************************

司徒阿姨送的紫蘇葉,還有老媽親自挑選的觀葉植物。都在一日一日長大。

金毛強又再出現在大堂保安處,還是一貫的酷。

文竹~安好哈哈~

 

無意中發現的小店,下午茶時間,全店只得我一個光顧~正合我意~最憎人多和搭檯。麵真是好味道。

白色的小百合~市面上比較少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