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20

抗疫有感

武肺襲全球,香港與中國相鄰,自是不能倖免,幸好港人有沙士的經歷,具有抗疫基因。

回想2003年沙士期間,因為老爸健康出問題,我每天都要出入醫院。

那時正值疫症爆發,出外也是要戴口罩,由於出入高危地區,我每天飲用一克板藍根抗疫。

那次疫症,可說是險象橫生,因為我發燒了。看了西醫,情況反反覆覆,接近一星期都不能退燒。到廣華醫院去看診,醫生說我的肺片似是疑非,不能確定,他提議﹕「妳不如留院觀察吧。」

那時醫院已陸續出現感染死亡的個案,我心裡抗拒,說﹕「醫院是高危區,周圍都是患者,要是我不是那種病,那我豈不是很容易被感染?那不是很冤枉嗎?」那位醫生竟然說﹕「那也是。」我說,「既然你也不能肯定我的狀況,我怎樣也不能留院。」可能當時病床也緊張,醫生模菱兩可,我自是更加堅決。

於是,我回家後,開始自我隔離。自己躺在沙發上,敷冰毛巾退熱,跟家人分食,自己劃定生活區域,不與家人接觸。如是者,又燒了好幾天,最終還是退了熱。現在想來,不住院,是極為明智的決定……那次香港醫院的沙士治療,是一場災難,尤其之後接觸過一些骨枯後遺症的患者,更深深慶幸自己逃過一劫……我當日是否受過感染還是其次,主要的是,一旦入院,出事(被感染或被用藥)的機會很高,隨時無病變有病,小病變大病,甚至丟了性命……

每個人的一生中,大概也有過這樣,命懸一線的時刻,一念之差,可以是天堂,可以是地獄……

那年,我不是醫生,學過一點西醫醫學理論,也只是個未畢業的中醫學生。但因為學醫,我對疫病有些許認識,在危急的時候,選擇相信自己的常識判斷──經驗之談,有某些時刻,常識判斷比專業判斷更重要……

一個人所受過的教育,植根的概念、經驗等,當然,也自然地,會影響他的常識判斷。

以前唸到三、四年班,有一科是中西醫學比較。

相對而言,西醫是專業判斷的本質,需要精專,他們把人體視機器,可分割為不同的零件,哪裡出錯,就針對哪裡去處理。所以,西醫是分割式的偏入深入某個方面,是微觀的、趨向精細,能分為不同的「專」科,科與科之間,互不干涉,例如,婦科的醫生不會涉及耳鼻喉科,各自分工、界限明確。

而中醫,其本質上更偏向常識判斷,需要收集線索,推演,綜合。由於把人體視為有機的整體,各器官系統間,相互關聯,相互影響,所以會顧存整體,是宏觀的、趨向全面。近十年來流行的中醫分科根本是西醫化的產物,不倫不類。傳統中醫哪有分科?一條桂枝湯方,可以治療風寒感冒,也可以治療肩頸痛、婦科病、出汗症……傳統中醫一向不分科,因為其精髓在於辨證論治。中醫是從整體去理解人的生理及病理,所以,其實不需要分科。要劃分的話,只能分為「內科」(包括所有病症)、針灸、跌打,而那樣的劃分,只是基於「治療手法/媒介」的不同而已,並非把人割裂成不同的器官系統去理解及處理。

所以,所謂的中西醫結合,只是美麗的謊言,根本沒可能的事情。兩者對人體的理解、概念,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中西醫結合,更清晰的說法是,一個患者同時應用了中醫及西醫的治療藥物/方法而已,是「湊合」,不是「結合」。

**************************

外面疫情一片緊張,課堂全部停頓狀態。唐同學致電我,本想用視象合奏,但原來whatsapp的視象聲音不太同步。我們再試用zoom--之前向老師提議過用這個,分組交流,卻沒搞成功──好像免費的軟件不太好使,還是主持人網速不夠,總之,也是不成功。唯有等,等疫情緩和下來,才讓他來診所練習吧。唉,旋韻的琴聚,因為抗爭運動及抗疫,一改再改,由本來的十月份,到今天都沒能舉行,原本預算的表演,也冷卻下來……

蘭,準備開花了……

主人近來常帶小貓咪到大堂溜。

過年買回來的銀柳,又爆花了。

前幾天從花墟抱回來的小植物,也是蘭科。

老媽的雀友黃姑娘弄傷頸肌,找我治理。第一次見面,送我大柑。

土記,街坊送來蛋糕,我跟新來幫手的小妹妹享用著,老闆卻在櫃面忙到一頭煙哈哈。不知就裡的,會以為我倆是老闆吧……

抗疫生活

農曆新年伊始,「武肺」鬧得沸沸揚揚。

林鄭不封關。醫護人員鬧罷工。

政府宣布公務員home office,私人機構相應跟隨,土記照常開診,因為主要是街坊病人,影響不大。和生這邊雖然還是天天有症,卻靜多了,基本處於半休診狀態。晚上的課堂也停了,可能要等疫情消退後,才能復課。有時想練練胡,心思卻無法集中,大部分時間在上網追消息。

一切還得追溯至農曆新年前。武漢突爆發新冠狀毒肺炎疫症,因隱瞞疫情,疫情迅速擴散,武漢歷史性封關。

農曆年過後,不過一、兩星期間,一切防疫用品都缺貨。口罩、酒精、漂白水、滴露等,有錢都買不到。新年溜溜,未過十五,香港接連鬧口罩荒、酒精荒、超市搶米搶廁紙搶可樂搶水……

上網追消息成為日常生活。大家整天在醫群貼最新消息、包括幫訂口罩、訂酒精、互通聲氣,忙不過來。

口罩一早斷市,無論街店、網購都無貨,訂了也運不進來。天天見街上有排口罩的長龍。幸好我過年前,在土記買了一盒,加上自己診所還有大半盒未曾用完,家中又有少許存放著,足夠使用一個多月。加上病友承諾,如我需要,會預留一盒,隨時給我應用,我暫時算是口罩無憂。但聞說四、五月才是疫情高峰期,總要未雨綢繆,研究把口罩高溫消毒再用──畢竟不是出入高污染地區,口罩又缺乏供應,重用也是較為合理的做法。

上週經過佐敦道,好幾家藥店都有口罩擺賣,是否合標準就不知道,但價格卻超爆標,六百塊一盒五十個,搶劫!

酒精,因為針灸的關係,我一向會存放至少兩瓶兩加侖的在診所。沒想到街店的酒精這樣快缺貨,問過相熟藥店好幾次,都不得要領。前幾天,路過佐敦道藥店,兩加侖平時售七十塊的酒精,現在標價七百塊!我寧願不買,用完手上的兩瓶,就索性暫時停針好了。

前天替我家搞裝修的陳師傅來電,他農曆年後病倒了,上週因胃酸倒流入院兩天。他訴說苦況,近日不單身體抱恙,還因因為擔心疫情,不敢上街﹕「我最愛飲茶,但新年後都未曾上過茶樓,連去公園散步也不敢,整天在家中四處走動……」這樣精神不抑鬱才怪。

「不知為何,總是很多胃氣,心慌慌,晚晚失眠……我想要出來,讓妳診治一下。

胃功能不好的人,睡眠都不會好。中醫有云﹕胃不和,則臥不安。這暗合從現代醫理,因為消化跟睡眠,都是由植物神經控制的,植物神經紊亂,自然消化不良,睡眠不穩。

「你的情況主要是因為肝氣鬱滯,肝鬱犯脾所致。疏疏肝就好了。」

我跟他說,要出外走走。雖然疫情緊張,但不要過分憂心,只要盡量不去人多聚集的地方,注意防疫清潔衛生細節,就可以了。我叮囑他﹕「出外走走,曬曬太陽,有益身心,整天鬱在家裡,反而不利康復呀。」

「我天天在餐廳吃早餐,午餐有時都是外吃(買回診所吃的時候也多,但主要因為怕人多嘈雜),一星期上一次茶樓喝早茶,生活習慣盡量不變。因為仍然要開診,外出、乘搭交通工具等,許多事情也難以避免。」我勸他,盡量不要讓自己太受外面的恐慌影響,不然會悶出病來。

他問起老媽近況……疫症襲港之下,老媽最怡然自得──沒辦法,是見慣風浪的人啊!農曆新年以來,她一如往常,天天上茶樓,還竹戰,「放心吧,有戴住口罩打……」老媽跟我說。老媽最不拘小節。我叫她家裡用公筷,她說不用,還把我飲剩的湯一飲而盡……我拿她沒法,只能重複教導她怎樣戴口罩,外出及回家的消毒程序等,在我調教下,算是非常及格。直到近兩天,疫情進一步擴散,我下班踏進家門,她主動報備﹕「今天除了上街買菜,沒有出外溜呀,整天在家。」噢,真是大奇蹟日哈哈……

 

桃花,風姿綽約。

 

年初五,難得約米米出來做早操。已經有三個月沒聚過,她因為調職關係,工作時間有變,不能一如往常,可以安排時間跟我出來鍛鍊筋骨……

久違了的公園,人不多。

拉筋後去吃豐富早餐,喝杯濃味檸檬茶,然後逛花墟。

  

家花。水仙仍然盛放。

  

龍隊處處見~ 

醞釀中的蘭花

%d bloggers like this: